周叶满嘴糖

【周叶】都说了建国之后不许成精

 *OOC,慎入


1.

叶修是一只修炼了三百年的小狐狸。

他平时没啥大喜好,就喜欢闲来无事捉弄捉弄别的动物,惹毛过好几次村里管事的不说,还揪过自己爹的大尾巴,可把他爹气的,那天愣是抱着自己秃了一块的尾巴窝在自己妻子怀里求安慰。

在他终于能够幻化成人的那一天,他爹笑呵呵的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门,满脸慈祥:“儿子啊,咱山里有个规矩,但凡妖精能化人之后呢,就要去山下游历五日,你看你现在也是一只出色的狐狸了,可不要让阿爸失望啊。”

说完便一脚把他给踹了下去。

 

到底还是亲爹,叶修被风屏护着在山脚落下,一个没稳住咕噜噜的在地上打了个滚。

时值春日,山林间一片青翠,狐狸毛团偷偷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瞧见,赶紧化作人形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装模作样的咳了咳,拍掉身上的落叶,从广袖中掏出折扇展开,一副风度翩翩的佳公子的样貌。

然而没等他走几步,一只雪白的小兔子突然从他面前窜过,又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跑了回来,和他大眼瞪小眼的互瞪了一会,满脸不可思议的小小声自言自语:“怎么现在精怪也会被穿越了……太不科学了吧……”

“……???”

漂亮的狐狸眼眯了起来,食物链的等级差异令兔子感到了一丝危险,它沉默半晌,看着近在咫尺的人脸,决定今天当一只乖巧的小可爱。

 

找了个松软的草堆坐好,它舔了舔脚上被弄脏的毛,偷偷瞥了一眼面前的食物链上层,捂住脖子:“我听说最近人类发布了一条规定,好像是说什么‘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不然会被怎样怎样,嗨呀具体记不清了,我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肯定是第一次下山,一定要小心别被发现啊!”

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叶修向这只好心的小兔子道了谢,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茫然的目送它尖叫着跑远。

青灰色的牌坊就在前方,跨出那道门外面就是人类的世界,叶修安抚了一下自己跳动剧烈的小心脏,深吸一口气,迈出了最后一步。

 

寂静的小巷中,流动的空气突然凝滞,随即便凭空出现了一个身穿华服的少年。

他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确认无人后安心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而后便不再有动作,无声的伫立在原地发起了呆——他还在捣鼓那句“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到底是什么意思。

漫长的思考过后,叶修完美的把后半句扭曲成了“一旦被发现就会被抓去做奇怪的实验”,他想起父亲给自己看的恐怖小人书,还有弟弟很喜欢看的人类解剖学系列教材,不禁觉得脊背发凉,颤巍巍的抱住了弱小的自己。

 

2.

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叶修望着眼前和上次下山完全不同的景象,本就勉强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十分后悔为什么没在上次有母亲撑腰的时候有把那只老狐狸拔秃。

除了在走的人,其他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叶修瞧了瞧自己的穿着,又瞧了瞧行人的打扮,努力保持镇定,波澜不惊的顶着闹市区人群或探究或好奇的目光,假装无事发生过的跟着别人走过一个又一个街头,最后闪身进了一条小胡同里。

 

头顶的太阳十分称职的在天上散发着自身的光与热,叶修擦掉额角滑落的汗珠,倚着墙吁出一口大气,正打算琢磨琢磨接下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想起那个没良心的爹似乎在踹自己下去的时候往他的衣服里塞了点什么。

翻翻找找好一会,终于在层层叠叠的衣服夹层里找到了一张巴掌大的小纸条,叶修盯着这看起来宛如鬼画符一般的东西,勉强认出了是张地图,还特意用朱砂在终点处画了个圈,旁边写着‘鸟窝:xx路xx花园xx幢xxxx’。

 

心里大概有了谱,叶修将灵力依附到纸条上,看着手中变成纸鹤的地图晃晃悠悠的起飞,便安心的跟在后面走了起来。

但是叶修还是忽略了自己爹到底有多坑。

 

纸鹤迷路了。

 

仰天哀嚎一声,叶修认了命,拿着又变回普通纸条的地图壮胆拍了拍路过的人类肩膀:

“你好请问……”

“阿嚏。”

“……这个地方该……”

“阿嚏!”

“怎么……”

“啊~~嚏!”

“……”

 

3.

周泽楷是一个五好少年。

长相好,身材好,性格好,成绩好,连运动都是一等一的好,在家孝顺长辈,在外尊老爱幼,校内恭敬友善,不惹事,不挑事,不搞事,无论是长跑还是短跑,省内还是省外,年年拿第一,次次拿第一,关键是拿了奖还从不骄傲,所以私底下都被身边的人称呼为“掉落凡间的天使”,可以说是十分完美了。

 

但是他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弱点。

他,动物毛皮过敏。

 

偏偏叶修叫住的就是周泽楷。

 

虽然已经变成了人形,但本质还是毛狐狸,再加上正值换毛季,对过敏人群来说效果简直加倍。

周泽楷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过敏了。

他们在一条比较冷清的小巷子里,身边除了教练就只有这个问路的少年。

少年看起来很困扰,他很想帮他。

可是……

“阿嚏!”

 

4.

叶修被这个人类的反应弄的惶恐起来。

刚才一直都好好的,为什么一到他边上就狂打喷嚏,难道是什么新型的检测方式?而且撇开打喷嚏不说,为什么要一直盯着他看?是发现了什么吗?这个人难道就是所谓的研究员吗?他会带我去哪?

越想越可怕,叶修抬脚欲走,就听见对方终于开了口:“你……”

我什么!

“是不是……”

是什么!不是!

“胡,胡,胡阿嚏!”

!!!!!

“我不是我没有你认错人了!”

他撒腿就跑。

 

5.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修终于找到了‘鸟窝’的所在地。

那是早就搬下山住的鹰长老的新家。

礼貌的敲开了门,叶修迎着鸟先生惊讶的目光说明来意,并大概的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立刻被眼里隐约有泪光闪过的鸟先生迎进了家门。

 

接过递来的水,叶修知道这位主是个不喜欢客套的人,简略的道了声谢后就仰头将水一饮而尽,又接连续了好几杯,这才觉得口中不再如有火灼烧似的干渴,便好奇的观望起了四周来。

屋子约摸百来平大小,整体装修颜色偏深,古色古香的风格到处都透着雅致,屋顶处悬挂着不少不同材质款式的栖木,两只正在换毛的幼鹰正依偎着栖息在一根特别长的木棍上打着盹,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想去逗一逗。

 

再望向幻化成人后的鸟先生——是个看起来大概五十岁左右的男性,身着黑色唐装,蓄着一把不太长的羊山胡子,有事没事的就会捋一捋。

“鹰长老……”

“哎,出了山就别这么叫了,喊我应叔叔就行。”

“那,应叔叔,能给我讲讲现在人类的,额,生存环境?吗。”

 

6.

鸟先生一看叶修现在的穿的衣服就知道他爹没少坑他,感叹的把他一巴掌拍回了小狐狸的样子,抱进怀里边给他顺毛边给他科普现代知识。

橘红色的绒毛蓬松又柔软,他动作轻柔,声音低沉而柔和,说的叶修是昏昏欲睡,听着听着就打起了小呼噜,时不时含糊的“嗯”一声,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了多少。

 

一觉醒来已是黄昏,鸟太太正在厨房忙乎着晚餐,隐约飘来叶修最喜欢的烤鸡的味道。

肚子配合的发出咕噜的声音,叶修摸了摸瘪瘪的肚皮,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旁边面带微笑的似乎想和他说点什么的鸟先生。

嘴唇开了又合合了又开,鹰长老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口,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终于下定决心告诉这个孩子那个残酷的事实:“小叶啊……”

看着对方的表情,叶修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大概能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而和他有关的,十有八九又是他那个好亲爹。

于是叶修小大人的拍拍鸟先生的肩膀反安慰:“应叔叔您说吧,没事的,我习惯了。”

 

深吸一口气,鹰长老抓住叶修的爪子,扭过头去不敢看他:“管事的刚才传来个消息,说你爹他,你爹他……”

“说我爹带着我娘携一家老小跑了是吧?”

错愕的回过头,鹰长老满脸不可置信:“你咋知道?”

“呵呵。”叶修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嘴角,“我习惯了呀。”

 

7.

仙山向上一日一年,向下一日一月,叶大狐狸素来行踪飘忽无人知,叶修被他们丢在山上自生自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早就习惯了这种放养生活,所以听到这事最多也就呵呵一笑。

但鹰长老就不同了。

他离山太久,不知道叶大狐狸竟已发展的如此丧心病狂,想想叶修要独自一人在这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摸索,甚至连个具体期限都没有,不禁替他抹了一把同情泪,用力的把这可怜孩子抱在怀里又搓又揉的安慰了个够本。

 

炸开了的狐狸毛团蓬的像只球,叶修好不容易挣开鸟先生的大手,气都还没喘匀称,又被站在一旁等他们吃饭顺耳朵听了会八卦的鸟太太给抱了过去,四脚朝天的困在雌鹰哪怕变成人也依然十分有力的臂弯中动弹不得,一溜水滑的狐狸肚子毛是被摸了又摸蹭了又蹭,还结结实实的感受到了洗面奶的别样体验。

 

放弃挣扎的小狐狸一脸生无可恋,望着明明是在安慰他但脸上又莫名带着点愉悦的女性无语凝噎。

 

8.

一夜好眠。

 

9.

和煦的阳光照的床铺上暖呼呼的,被子里的毛团被晒得舒服了,摊开毛茸茸的四肢朝天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睁开了双眼。

初来乍到,只凭他人的讲解并不能很好的了解现在的人类世界,所以叶修难得的起了个早,决定自己再去实际考察一番。

床边放着的应太太给他准备的新衣服,他昨晚有学过怎么穿,再加上现代的衣服款式简单,所以他也没费什么劲,轻轻松松的就给穿上了。

对着镜子照了照,叶修回想了一下昨天在路上看见的人类穿着,满意的点了点头,觉得今天出门一定不会再被人发现了,简直完美。

 

客厅桌上放着热腾腾的米粥,应家两位家长似乎已经出门好一会了,只留下两只幼鹰,在栖木上一口一口的啄着碗里的小米,边吃还边啾啾啾的交流着什么。

叶修舀了一碗粥,端在手里小口小口的喝着,双眼时不时瞟向上方还在叽叽喳喳聊天的幼鹰,越看越心痒,最终还是没忍住,变回狐狸跳了上去,直把幼鹰逗的毛都炸了才收手。

 

10.

玩也玩了,吃也吃了,叶修心满意足的深吸一口气,带着荡漾的笑容打开门——

 

“阿嚏!”

 

熟悉的喷嚏声。

 

叶修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他机械的扭动脖子,在看清隔壁出现的人类之后,二话不说,甩上屋门就跑。

 

11.

前面也说了,周泽楷跑步出众,常年第一,无人能敌。

无敌最是寂寞,周泽楷久居高位,身边仰慕者一堆,但可以匹敌的对手却一个没有,难免时常觉得无趣,连跑步都不那么带劲了。

然而继昨天问路的少年之后,又出现了一个似乎能跑的和他不相上下的少年,瞬间使他来了兴趣,想也不想的就追了上去,试图问问对方要不要来田径队,与他一起共创美好未来。

 

可惜叶修完全不想。

 

两人就这样一个追,一个跑,叶修虽然凭着种族天赋远远的甩了周泽楷一大截距离,但常年的家里蹲生活令他的身体各项功能变得迟钝,渐渐的慢了下来。

老小区附近的胡同众多,七拐八弯的看不到头,叶修拼命的跑着,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追在身后疑似要抓自己的人类,心里那是又惊又怕,完全忘了自己是只修炼百年的精怪,根本不需要害怕一个普通人类。

 

双腿仿佛灌了铅似的越来越沉,叶修望着眼前的被封死的巷子,绝望的仰头叹了口气,干脆坐在巷子里边的石台上不动了。

 

12.

周泽楷追在叶修身后,在惊叹这位少年的爆发力之余,越发觉得这人简直是个短跑天才,开心之情溢于言表,大有不把人挖来绝不善罢甘休的架势。

然而随着距离的缩短,刚才一头热的冲动也逐渐冷静下来,恢复自我的周泽楷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冒失了,踌躇的站在胡同口迟迟没有动作。

 

思前想后,周泽楷还是向前迈了一步。

叶修梗着脖子没有动。

 

对方没有再跑,是个好的开始!

有了些信心的周泽楷挺高兴,决定不再沉默。

“那个,我……阿嚏!”

“我……阿嚏!阿嚏!阿嚏!”

 

这到底是为什么。

邀请别人来跑步那么难的吗。

有点想哭。

 

13.

望着又开始狂打喷嚏的人类,叶修觉得这果然是什么特殊的检测方式,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摆好架势等着他后续的动作。

然而什么都没有。

叶修就这样看着眼前的人类打了半小时的喷嚏。

 

莫名的生出了点恻隐之心,叶修掏了掏口袋,拿出自己的随身帕子,小心的挪过去想递给他就跑,却不想在路中间有一块没铺好的地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咕噜咕噜的变回狐狸球撞进了打喷嚏打到脱力而蹲在地上的周泽楷怀里。

四目相对。

“……嗨~”

周泽楷的喷嚏打的更大力了。

 

14.

呆呆的看着怀里对自己打招呼的狐狸,周泽楷擦掉眼角因为用力而渗出的生理泪,没忍住抓了两把,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

才不是。

 

他看看地上掉落的衣服,再看看怀里的毛团子,很快的接受了刚才少年就是这只狐狸的设定,心里不仅不震惊还有点小兴奋。

他的双眼亮亮的,嘴角也跟着不自觉的上扬,相隔十年再摸到小动物的愉悦感瞬间淹没了他。去他的跑步!去他的过敏!管他是人是妖还是狐狸精,毛绒绒就是正义!

 

脑子里已经被柔软触感占领的周泽楷连喷嚏都不打了,只一下一下摸着叶修柔滑的毛皮,笑的一脸满足。

 

15.

叶修一开始还有些怕,后来被摸的烦了,也就不想再管,一把拍掉周泽楷又摸过来的手,伸出小爪子拍了拍他的脸颊:“人类,不抓我就放我下去。”

“不要。”

“……”

“阿嚏!”

“……你口水溅我毛上了。”

周泽楷赶紧松开手:“对,对不起。”

 

使诈成功落地的小狐狸抖了抖快被摸塌的毛,疑惑的瞧着这个打喷嚏打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人类:“你什么毛病?”

纯良少年周泽楷没有误解叶修的意思:“你,你的毛,过,过阿嚏,敏。”

“……那你还追我。”

“你,人,跑得快,想,一起比赛。而且,也不知道,你不是……”

话说到一半,周泽楷赶紧捂住口鼻,闷着打了好大一个喷嚏,眼泪汪汪的。

 

16.

知道自己误会别人了的叶修心生愧疚,就想做点什么来补偿一下这个人类,看着他还在不停的打着喷嚏,当下便有了主意。

他变回人身,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了回去,向周泽楷招了招手:“来,我给你把这毛病治了。”

 

周泽楷有理由不相信一只狐狸精会治病吗?

没有。

所以他想也不想的就走了过去。

 

人类嘛,小毛病,叶修回想了一下山中医书上写的治疗方式,十分自信的点了点头——然后亲上了周泽楷的嘴唇。

他清楚的记得,医书上那赤红的朱砂写的大字:没有什么是渡气治不好的,如果一口不行,那就两口。

但是看这个人类那么惨,多渡几口好了,叶修那么想着,又往里吹了两口气。

 

 

身后的空气出现了些许停顿,冒出一个笑眯眯的狐狸脸:“儿砸爹来接…………”

“…………”

“…………”

“啊啊啊啊啊啊你们两个小混球在干什么!!!!!!!!!!!”

 

-end-

评论 ( 9 )
热度 ( 217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