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满嘴糖

【昼夜食堂】虐狗记事

欢迎来到昼夜食堂,同祝周泽楷生日快乐!

上一道菜: @枫旸 

接下来为您呈上第26道菜:狗粮


*ABO有私设

 *怀孕防雷


周泽楷觉得叶修在最近有些不对劲。

脾气变的时好时坏不说,以前最怕吃的酸味食物竟变得爱不释手起来。

不过偶尔发脾气的叶修还挺可爱的……

不自觉思维发散的周先生脸颊红了红,在某些奇怪的道路又前进了一步。

 

晃晃脑袋将奇怪的想法赶走,周泽楷的目光追随着叶修不停拿起的梅子来回,在看见罐子里的小圆球降低到水平线以下时抬手阻止了他的继续进食。

“少吃点,等会又闹胃。”

转过来的脸上写满了委屈,眼睛盈盈润润的还带着点水光。叶修瘪瘪嘴,小声嘀咕:“还想吃……”

眼泪都被酸出来了还吃。

周泽楷没啃声,拿纸巾给叶修擦了擦眼睛,起身去厨房端了杯蜂蜜柠檬水给他。

 

好不容易说服对方洗澡睡觉,周泽楷半躺在床上上,看着浴室里隐约的人影,思前想后实在找不出原因,果断的向友军发去了求救信息。

友军很快回了消息,只有两个字:了解。

在赛场上反应机敏的枪王大大犯了难,实在参不透这两个字里到底包含了多少讯息,但一想到友军往常的靠谱表现,便也不再思考,赶紧下床去把那个又忘了穿拖鞋的人给抄了起来。

 

所以,当第二天接到苏沐橙电话的时候,周泽楷一时没反应过来,手机掉在地上都顾不得捡,脸上又是迷茫又是激动还带着点担忧,竟一时找不到正确的表情,欣喜中带着扭曲,堪称枪王颜值历程上的黑历史。

 

匆匆和经理告了假,驱车前往市院,他紧赶慢赶的上了楼,终于在充满消毒水味的走廊尽头看见了那个早已经刻进他灵魂深处的身影。

偷偷从后方接近,周泽楷将人抱了个满怀,满心欢喜的将脸埋进爱人的颈间磨蹭,叶修叶修叶修的叫个不停,叫的叶修耳廓通红,整个人都跟着害臊起来。

 

周泽楷的发丝柔软,蹭在脖子上痒痒的,叶修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紧绷的背脊,吸着从自家Alpha身上散发出的清润香味,紧张的心也逐渐放松下来。

身为一个Beta,叶修自小就喜欢亲力亲为,自从离家出逃之后更是愈发操劳,忙里忙外完全把自己当A使,哪怕和周泽楷确定关系之后也从没注意过什么,反正B的怀孕几率那么小,开荤开的简直快乐似神仙。

时间那么一久,性别什么的更是被他忘到了九霄云外,如今突然得知自己怀了孕,这才想起自己原来是个能生的。

 

诊室内的老医生瞧见病人家属来了,笑眯眯的朝他们招了招手,周泽楷点点头,牵着叶修刚想过去,就被苏沐橙拍了下肩,从他手里劫了人,抓着叶修的胳膊带到一旁,狞笑着逼他喝她手中那袋乌漆抹黑的东西。

周泽楷心里踏实了,整个人就开始飘飘然了起来,傻乐着在进了诊室,握着老医生的手不停说谢谢谢谢,云里雾里不知今夕是何夕。

估计是见多了这样的傻爸爸,老医生脸上乐呵呵的,用没被握住的手拍了拍他宽阔的肩膀:“年轻人,别高兴的太早,后面有的你忙呢。”

周泽楷闻言笑容一僵,立马敛了笑容正襟危坐在小椅子上,掏出记事用的本子恭敬的等着医生给他传道授业解惑。

 

Beta怀孕不易,生产更难,老医生讲的很细,周泽楷记的更是细上加细。

或许是很久没有见过那么有责任心的丈夫了,老医生挺感动的,拉着他絮叨了很久,久到叶修都在等候椅上小鸡啄米了,周泽楷还是没出来。

 

然后他们就一起等来了周家爸妈。

 

苏沐橙这个小间谍早在叶修查出怀孕的那一秒就把他给卖了,叶家父母离得远,来得慢,倒还能缓缓,周家那两老可等不住,得了消息马不停蹄的就打车来了医院,周母更是连妆都顾不上化,只想好好摸摸自己未来的大孙子。

苏沐橙在逼叶修喝完药之后就有事先走了,两老来的时候周泽楷刚听老医生说完,在诊室里握着人家手不停的道谢,留叶修一个在等候椅上打着小呼噜。

 

周母上了楼只瞧见叶修一人孤零零的在椅子上睡觉,周围都是些成双成对的小夫妻,那恩爱劲更是把自家儿媳妇衬的愈发可怜,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柳眉一竖进了诊室,打算把儿子拖出来好好说道说道,结果走近了听见老医生不停的夸自己儿子体贴,就差把人给夸出花来了。

她暗搓搓的听了一会,气也顺了人也舒坦了,笑容满面的转身又出了门,温温柔柔的把叶修叫醒,嘘寒问暖了好一通,临了还摸了两把一点都不显怀的孕夫肚子,这才心满意足的拎着儿子衣领到一边进行‘再教育’了。

 

周父是个话少的,瞧见自个儿老婆抓着儿子去说悄悄话了,就和叶修稍微聊了会近况,得知小两口日子过的依旧如昔后也放了心,轻轻的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说了声“辛苦你了”。

叶修笑着回老丈人说您哪里的话,和我客气什么,平时也都是小周照顾的我,这如今怀了孕,怕是更要麻烦他了,要说辛苦的还是他啊。

周父听了心里熨帖,平日板着的脸也软了下来,笑着又拍了拍他。

 

周家母子二人其实离的并不远,期间的对话自然也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周母看着自家儿子那差点咧到腮帮子的嘴角,嫌弃的戳他脑门:“瞧你这样儿,说出去谁敢信这是她们的偶像。”

说完自己也没崩住,捂住嘴笑了起来,末了拍着周泽楷胸膛,目露凶光的说你可给我把人给照顾好了,不然……她拿手在脖子上比了比。

回答都写在了脸上,周泽楷笑而不语,周母看的牙痒痒,拍着他的背就赶人走,出去又摸了两把孕夫肚子,温声细语的和媳妇告了别,顺便附赠自家儿子一个大白眼,然后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走了。

 

笑着送走两位长辈,周泽楷顿时化身成为一块超大牛皮糖,黏在叶修的背上说什么都不肯放开,还十分恶劣的贴在他的耳边说话。

湿热的气息抚过敏感的耳间,叶修又痒又难耐,扭着身体躲来躲去,躲着躲着就发现贴着自己的某个东西偷偷起立了。

哦豁。

狭促一笑,叶修嘿嘿嘿的在某人僵硬的怀抱里转过身,伸出食指勾起对方下巴,半眯着眼睛笑的一脸坏样:“再浪啊~翻车了吧~”



出了医院,两人一同去了离家不远的购物中心,叶修拎着个小篮子去了零食区,周泽楷则推着推车去了生鲜区,看着这也补那也好的买了一大堆的食材,还顺手捞了两本菜谱,边走边琢磨今儿晚上到底吃点啥。

回到家几近傍晚,周泽楷看了看时间,再做饭已然来不及了,干脆带着叶修去了他最喜欢的那家海底捞。

店里的生意依旧火热,老板看见熟客,亲自迎了过来,还没开口就被周泽楷塞了两个红鸡蛋在手里。

 

老板瞬间了然,笑着说恭喜恭喜今儿饭钱算我的,又没忍住八卦问了句:“男孩女孩啥性别啊?”

叶修瞧着周泽楷变戏法似的拿出的鸡蛋,一脸黑线的捂着脑门直摇头,寻思着俗话都说一孕傻三年,如今自个儿还没傻呢自家那口子先傻了,这可怎么办啊?

老板没听着回答光看见人摇头了,呆呆的看着两人蹦出一个字:“啊?”

周泽楷满脸笑:“还没生呢。”

老板凭实力单身到现在,突然就被喂了满头满脸的狗粮,在心里汪汪的叫了两声,十分委屈的找了个借口溜了。

 

寻了个人少的角落入座,叶修看了一圈周围那些红艳艳的锅底,十分有革命奉献精神的把菜单往周泽楷面前一放,忍痛割爱:“你来点吧!”

周泽楷盯着他眨了眨眼睛,笑的一脸和善的表示,反正这是你最后一餐了随便点吧。

叶修闻言脸哗的就白了,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捂着心口痛呼:“爱妃你好狠的心呐!”

周泽楷捏着他的下巴狞笑:“皇上素来身体欠恙,如今有了身孕,饮食更当以清淡滋补为主,鉴于您之前种种表现,臣妾岂敢将您单独留在宫中,定要寸步不离伴您左右才是。”

 

说完,两人一同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赶紧招呼服务员过来点菜。

 

秘制锅底辣而不麻,澄亮的牛油浮于顶端,在大火的催发下冒着一个又一个的气泡,配以一旁的奶白色的高汤锅底,红白相间,好不诱人。

要不怎么说垃圾食品最为致命,叶修光是闻着底料味肚子就不争气的响了,眼巴巴的等着肉菜上了,赶紧捞起一片毛肚放进了锅里。

新鲜的黑毛肚在沸汤中略微一烫即可食用,叶修饿的狠了,胡乱吹了两下就往嘴里放。脆嫩的毛肚上沾着不少辣汤,挟带着咸鲜的蘸料,配上香酥的花生碎,一同在嘴里迸发出无与伦比的美妙体验。

吃完了毛肚,他又把筷子伸向牛舌。薄切的牛舌烫卷立即捞出,蘸周氏特调芝麻酱,汁水丰盈芝麻醇香,一片接着一片根本停不下来。

肥羊、牛肉、虾滑、酥肉、黄喉、脆骨、掌中宝……叶修吃的不亦乐乎,时不时给周泽楷碗里夹个啥,虽然马上就会被回报一片菜叶子,但依然坚持投喂,左右开弓十分开心。

 

吃饱了肉,叶修瘫倒在座位上,摸着肚子长呼一口气:“啊~~~爽。”

周泽楷过两天还有个广告要拍,不敢吃的太放肆,一直在找机会给叶修碗里夹菜,闻言又往他碗里放了块豆腐:“吃点素的。”

冻豆腐吸饱了水分,一戳就有源源不断的汤汁溢出来,叶修舔舔嘴唇,啊呜一口咬了半截。

素菜全是放在白汤里煮的,除了叶菜还有不少极鲜的菇类,再加上底料里的浓浓的猪骨鸡汤,在咬下去的瞬间从豆腐中炸裂开来。

叶修得了味,边吃边被烫的直抽气,深觉周泽楷真是个妖妃,弄啥啥好吃,又不甘心自己喜爱的肉类就这么被比了下去,干脆又加点了些肉片,吃到肚子溜圆才被周泽楷半扶着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还在梦里的叶修突然睁大眼睛,直挺挺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光速洗漱完毕跑向了厨房,扒着门缝偷看里面正在煮早餐的‘伟岸’身姿。

油锅呲啦的跳跃着油花,米白的油条生胚在其中不停翻滚,渐渐染上漂亮的金黄色,被捞起放在滤油网上引诱着人来吃它。

叶修悄咪咪的接近了正在忙碌的周先生,修长的双手从后面环住对方劲瘦的腰肢,想给他来个早安吻,却在看见一旁的海鲜粥之后手一拐,要碰不碰的在某位沉睡的小兄弟附近划拉:“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的?快点老实交代,不然绑票!”

周氏特制海鲜粥费时费力,光是准备材料就要花上不少功夫,叶修也就在去年周泽楷退役那段时间吃过几次,后来周泽楷又回战队当了教练,难得休假也都被两人荒淫掉了,生活气息十分糟糕。

周泽楷被他撩拨的只想丢掉筷子把人摁地上好好教♂训,无奈的偏过头在他脸上啄了一口,忍着躁动炸完了油条,然后光速转身将叶修圈在怀里,贴着他耳朵说了几句悄悄话。

叶修本就只想调戏调戏他,结果听了满满一耳朵的情话,瞬间整个脸都红了,又不愿就这样败下阵去,扯着人衣领就一顿啃,直把周泽楷啃的呼吸都粗重起来才满意了,捏了捏他的脸颊溜出圈地,晃着快化成实质的小恶魔尾巴去摆盘了。


灶台上的高压锅还在呲呲的冒着蒸汽,隐约能闻到里面飘出来的鸡汤香味。叶修边舀粥边偷吃,等喂饱了肚子里的馋虫之后长吁一口气,回味似的吧嗒了两下嘴,结果越吧唧越觉得少点什么味,于是故技重施又去人身后撩拨,边摸边在耳边吹软风:

“小周……”

“嗯?”

“今天晚上……”

“嗯……?”

“去吃烧烤吧!”

“……”

“你,休,想。”


下一道菜: @千机伞下有少年 


评论 ( 2 )
热度 ( 145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