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满嘴糖

就算生病也不能阻止周叶虐狗

叶修发烧了。

 

39度9的体温令他整个仿佛熟透的大虾子,意识模糊的蜷在床上说着胡话。

 

今年冬季的气温仿佛过山车,前些日子还10℃以上的天气在第二周就跌破了零下。

 

体质差如叶修,果不其然就中招了。

 

屋子里静的仿佛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周泽楷打开门,没有等到属于自己的回家抱抱,还以为叶修在睡觉,轻手轻脚的过去想给他来个起床吻,就看见对方脸色惨白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喊着头好痛,眼角还隐约有些水迹。

 

心疼的不行,周泽楷翻出医药箱,熟练的挑拣出那些常用的退烧药物,劝着哄着让叶修服下,又找出冰贴给叶修敷上,替他掖好被角,才一步三回头的去了厨房。

 

早年的劳苦拖垮了叶修的身体,随着年龄一点一点的显现,一到冬天更是易病。

 

畏寒不说体质还差,三两天就一感冒这事叶修自己是无所谓,但却切切实实的愁坏了周泽楷。

 

这样下去身体会垮。

 

将砂锅里的水烧开,周泽楷把洗净的米悉数倒入,在再次沸腾之后转小火,盖上了盖子。

 

吃了药之后的叶修神志稍许清明了一些,在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之后他挣扎着睁开了眼,将双手环上俯身替他测温的周泽楷的脖子,亲昵的蹭了蹭脸颊。

 

“小周”他顿了顿:“好疼”

 

难得的示弱。

 

却也更叫人怜惜。

 

有些责怪的瞪了他一眼,周泽楷与他额头相抵,在确定体温有所下降后气鼓鼓的轻咬了一口他的脸颊:“开春,健身房,不许再偷懒。”

 

虚虚翘起嘴角,叶修嗓子轻哑,有气无力的揉了揉周泽楷的发顶:“好好好,这次一定不逃。”

 

 

陪叶修一同休息了会,周泽楷幽幽转醒,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小心的把靠在自己身上又睡着的叶修放回了床上。

 

轻手轻脚的出了门,在小碗里装满白粥,再在表面洒了些肉松,周泽楷细声将叶修叫醒,一勺一勺吹凉了喂给他吃。

 

叶修其实并没有胃口,但为了不让周泽楷太担心,还是硬撑着吃下了小半碗,末了佯装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推开了余下的食物,瘪着嘴说吃不下了。

 

轻柔的触碰在唇上稍纵即逝,叶修不甚赞同的捂住周泽楷还想凑过来的嘴,皱着眉刚想开口,却被手心传来的湿热卸了力气,耸下肩无奈的看着他:“你啊,也不怕传染。”

 

笑着和对方碰了碰鼻尖,周泽楷端着碗出了门,没过多久又端着个杯子进来,满脸笑容的把那杯散发着叶修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第二次的药摆在了他面前。

 

捏着鼻子喝下那仿佛在冒着黑气的药水,叶修苦的直伸舌头,眼泛泪光的瞧向周泽楷。

 

往那粉红的舌头上放置一块酸甜的果脯,周泽楷拿着杯子,用眼神示意某人躺下,在看人乖乖缩进被子后微笑着替他撩开挂在眼前的碎发,然后将手伸入被中与之十指交握。

 

“睡吧,我在。”


----------------------------------------------

其实在码了第一句之后,我就结结实实的发烧了,不多不少正好39.9℃。

烧了两天,真的是人都快傻了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个段子,窝在被子里瑟瑟发抖觉得这是修修在罚我欺负他【

 

评论 ( 29 )
热度 ( 346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