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满嘴糖

【周叶】皮这一下你快乐吗 01

*正太周x小龙叶

*年龄操作有,短小摸鱼,应该挺OOC的……吧



01.

周泽楷被一条龙砸到了脑袋。

是的,没错,一条龙。

在这个科学的年代里,仿佛只有神话中才会存在的那种,覆满了漂亮鳞片的,头顶有角的,腿短爪爪小的那种,龙。

 

四周的野花开的正好,各色各样争奇斗艳。高处的树枝上传来阵阵鸟鸣,阳光透过枝丫斑斑驳驳的照射下来,将肉眼无法察觉的微尘映成了闪着亮光的小颗粒,连空气都散发着清新的草木香。

此等美景,实在让人沉醉。

然而此时对于尚还年幼的周泽楷来说,完全无暇顾及这些。

因为他正临着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那就是——这条龙它,有点小;而周泽楷他,怕蛇。

 

所以当周泽楷在摸到那条突然掉到自己头上,凉凉滑滑又细细长长的,明显是活体的生物时,他毫不犹豫的,甚至有些惊慌失措的,超级使劲的把它丢了出去。

 

02.

叶修被一只聒噪的百灵鸟吵醒了。

漫长的育化期还未结束,他困顿的甩了甩大脑袋,用爪子挠了挠并不存在的脖子,舒展四肢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父母早已离开,想来放他一条小龙独自在窝里也没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样子,就开心的收拾包袱,带着他的其他兄弟姐妹们,一个腾云去蓬莱旅游了。

 

育化期带来的困倦使叶修随意张望了两眼后又有些昏昏欲睡,边上的百灵鸟还在叽叽喳喳的唱着求偶的歌,他头疼的用尾巴将脑袋遮住,然后偷偷的从缝隙中吐出去一个泡泡。

泡泡慢悠悠的晃到百灵鸟身边,被尖尖的鸟喙戳破,成功的将之淋了个湿透。叶修从缝隙中看着这一切,抖着细长的身子闷闷的笑了起来。

百灵鸟朝他啾啾了两声之后便飞走了,叶修目送着它远去,调皮的眨了眨大眼睛,然后枕着自己光滑柔软的龙鳞,复又再次睡去。

 

记仇是鸟类的天性。那只百灵鸟在上空盘旋许久,发现刚才那个欺负自己的动物气息终于再次平稳,便一个俯冲来到他旁边,努力的用头把装着那个生物的奇怪草窝给顶下去。

 

03.

等叶修发现自己在自由落体的时候已经迟了。

然而自由落体之后紧接着的竟然是一双人类幼崽的手。

以及十分完美的平行抛物线。

 

04.

周泽楷看着那条蛇飞出去的抛物线,重重的舒了口气,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刚想用手拍拍胸口,他动作一顿,突然想到自己的手刚才握过蛇,浑身不由的开始冒出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他急需大量的水来洗去那种冰凉溜滑的触感。

下意识的打了个颤,周泽楷在原地蹦了蹦,确认身上没有再被掉落什么活体生物后,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假装无事发生过的向露营集合地走去。

 

草叶碰撞传出窸窣的声音,周泽楷才没走几步,就发现自己的裤腿被什么拉的牢牢的,怎么使劲都挣不开,于是只好转身蹲下,去将自己的裤子解救出来。

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视线,一低头便无法看清前方。他小心的拨开杂草,只见一个细长的钩子扎进了自己的裤腿中,隐约还连着草丛里的什么。

尝试解开无果,周泽楷甩了甩头,将碍事的刘海随意往上一撩,然后用力的将连着钩子的东西扯了出来。

 

于是他就看见了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以及一条有着青金色鳞片的——四脚蛇。

 

05.

如果上天能再给周泽楷一个选择的机会,他保证一定安静的坐在帐篷里听同学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也绝对不闲得慌来这小破树林里散步了。

 

06.

一人一龙互瞪半晌。

周泽楷不着痕迹的退后了半步。

叶修能读人心,稍一观察就发现这个和自己面对面的人类幼崽心里正在刷着满满的蛇蛇蛇蛇蛇。他撇撇嘴,收进指甲沿着周泽楷的裤腿往上爬,然后在他耳边“嗷”了一声。

 

周泽楷闭着眼,屏住呼吸站在原地,不断的在脑内思索着被蛇缠上如何自救的办法。

叶修趴在周泽楷的肩上,不住的晃动尾巴表达着不满。

开玩笑,堂堂龙神,竟然被人当成是蛇,不要面子的啊!

 

不过这也不能怪周泽楷,之前一直在海外定居的他也是今年才接触到中国文化,父母又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完全没有机会了解有关古代神话的事情。

冷汗从他额间滴落。

叶修看着他紧紧攥着的手,又甩了甩尾巴,将小爪子贴上了周泽楷的脸。

 

07.

“嗷。”

周泽楷听见有谁在说话。

“人类,人类,醒醒。”

好像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的声音。

“醒醒,别装了,这里没蛇。”

谁说没有,我肩上那条不就是吗。

“……我才不是蛇,我是龙好吗!龙!再说我是蛇就把你吃掉!”

 

湿漉漉的凉意覆上了周泽楷的眼皮。

惊恐的睁开双眼,稍一斜视就能看见的覆满鳞片的细长身体使他呼吸一窒,悄悄抬起手打算再赌一把。

“你又想把我丢出去了是不是,我真的会吃掉你哦!”

叶修探得他的想法,黑着脸爬到周泽楷头顶,用小爪子不住的拍着他的脑袋瓜。

爪子短短的拍下去也不疼,饶是周泽楷再怎么怕有鳞片的动物这时候也该思考出个所以然了,他看着垂在眼前大尾巴,壮着胆子的捏了上去。

 

叶修被提了起来。

他无语的看着拎着他不住打量的人类幼崽,轻轻甩尾抽了一下那只两次对自己不敬的手,浮在半空与周泽楷对视。

 

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无神论者周泽楷试图逃避现实,开始思考这一切是否只是个梦的问题。在自掐手背非常痛的结论中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他又开始思考现在跑还来不来得及这个问题。

叶修再次落在了他的头顶,为了防止再被提起还好好的尾巴藏进了身子:“你跑不掉的,之前你丢我……的时候,已经和我定下了契约,你在哪我都能知道。”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你掌心碰到我掌心了。”

 

周泽楷突然觉得自己挺冤枉的。

 

评论 ( 21 )
热度 ( 564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