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满嘴糖

【周叶】暖阳

“无数个世界,无数个昼夜,他们总会相逢。” 

本篇古风架空,日常向小甜饼

上一棒 @玖叶 

轮回流转,昼夜不离,周泽楷16岁生日快乐! @万千昼夜活动组 


 

周泽楷下朝回来时,并没有在寝宫里看见叶修的身影。火盆里的炭还在噼啪作响着,他四处看了看,确认叶修不是躲起来打算逗弄他之后,百无聊赖的叹了口气,困倦的将自己砸进了被褥中。

胸口突然被不知何物硌的生疼,他掀开层层锦被,就看见一片雕刻的十分精致的小枫叶正乖乖巧巧的躺在那里。

轻柔的将枫叶拿起,朱红色的穗子一丝丝的从指间滑落,淡淡的檀木香气掠过鼻尖,周泽楷心中熨帖,浅笑着将之抬至唇边啄了一下,这才发现垂下的挂绳间还系有一张沾染墨迹的小纸条。

【西湖断桥】

是叶修的字,随性中又带着一股刚劲,恰如其人。

收敛心神,他迅速的将纸条收起,从衣箱中拿出一条纯白狐裘,也顾不得和正在筹备庆典的宰相说,兀自骑马出宫去了。

 

今年的寒冬来的比往年更早,严月未至却已下起了小雪。雪花飘飘洒洒的落在肩头,周泽楷担心叶修受凉,扬起手里的短鞭便用力的往马身上抽去。

时值清晨,湖边还未有游人,周泽楷着急的寻觅着心中的身影,忽的被一抹红色迷了双眼——叶修撑着红伞,翩然跃至他的身前,足间轻点将他带起,一同落在断桥中央。

周泽楷被他笼在伞下,光透过伞面照进来,让人恍若有种被覆在红帐下的错觉。

伞不大,两人硬挤在其中,几乎就是脸贴着脸的距离,长长的睫毛搔过叶修的脸颊,痒痒的。

眨了眨眼,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叶修退开半步,伸手挑起周泽楷的下巴,摆出一个自认帅气的笑容:“娘子你可让官人我好等啊。”

周泽楷本想去牵叶修的手一顿,转而抚上他的额头,皱眉感受了好一会,然后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他。

四目相对,温润的眉眼对上狡黠的目光,叶修眨了眨眼睛,突然抓起周泽楷还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就是一口。

并不疼。

终是绷不住了,周泽楷扭过头,捂住嘴无声的抖动起双肩,末了含笑抿嘴回头挤出两个字:“官,官人。”

“……小周你怎么这样。”

“娘子?”

“……”叶修瞥了他一眼,抬手就在他脑瓜上一个弹指,然后双手掐住他的脸:“我让你得寸进尺!”

 

红色的纸伞掉落在已有些积雪的地面上,叶修被周泽楷搂入怀中,温暖的体温随着交叠的地方传来,宽大披风将两人一同包裹在只属于他们的小小天地中。

缓缓攀住对方的腰肢,周泽楷收紧双臂,满足的在叶修颈窝蹭了蹭,然后与他额头相抵,笑着叫他:“叶修。”

嘴边同样带着笑意的叶修轻轻晃了晃脑袋,额头处轻微的摩擦使两人的笑容中都染上了些许孩子气。他踮起脚尖,将唇贴在周泽楷的耳边低声问道:“枫叶,喜欢吗?”

本就搂的很紧的双手束的更牢,周泽楷欣喜的点着头,连话语都沾着喜悦:“你还记得!”

那是两人初次见面时,叶修用来逗他的玩意,当年的周泽楷也不知道为何,许是鬼迷了心窍,就那样把发间的枫叶给保存了下来,一藏就藏了那么多年,也渐渐的藏进了心里。

腰间传来的力道有些生疼,叶修无奈的任他抱着,微笑着轻抚对方的背脊,沿着那漂亮的肌肉线条不轻不重的划着。

暗示之意不言而喻,周泽楷被撩的心痒,刁住叶修的唇瓣轻咬一口,随即便覆了上去。

唇上传来不属于自己的温度,温暖而又炽热,叶修环住周泽楷的脖颈,逐渐加深了这个亲吻,丝毫不惧是否有人会望见。

 

夺目的朝阳缓缓从东边升起,水面上结起的薄冰被水下的鱼儿顶了上来,又缓缓滑进了水面。周泽楷得了甜头,纠缠着叶修的唇舌不肯放开,双手也不老实的摸进了衣摆。空气中冷意已变为甜腻,叶修眉梢一挑,突然一下把他推开,掏出一顶帷帽戴在了他的头上。

日出而作的百姓们陆陆续续的从家中出门,挥别妻子,慢悠悠的踏上又一天的行程。

周泽楷瞧了眼头顶的斗笠,隔着薄纱眨了眨眼睛,将叶修又拉了回来,好奇的在他身后摸了摸。

叶修拍掉他的手,好笑的看着他:“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斗胆轻薄于我,这地方还有没有王法了。”

周泽楷指了指自己:“有的。”

好嘛,现在的王法可不就是眼前这人定的嘛。

叶修瘪了瘪嘴:“那你可知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周泽楷的注意力早就在叶修变戏法似的拿出帷帽的那一刻被吸引了去,他敷衍的摇着头,不住的想闪身到叶修的身后去瞧个究竟。

叶修哪会让他得逞,左躲右闪的和他绕着圈,看着他难得着急的样子心生一计,又掏出个斗笠给自己戴上。

这下周泽楷真愣住了,他瞪大眼睛杵在原地,迷茫的看着朝他摊手的叶修:“还,还有吗?”

笑眯眯的拎起周泽楷给自己系好的披风下摆转了个圈,叶修摇晃着双手,嘿嘿一笑:“没了。”

周泽楷瞧着他笑的样子总觉得他还留有新花招,怀疑的沿着外衣细细的摸索起来。

叶修本就只想逗逗他,站在原地任他检查,后来实在痒的不行,扭来扭去的躲着他的手:“哈哈哈真没有了,真的,真的,哈哈哈哈你别摸了,就两帽子,哎哟你怎么还变本加厉了!哈哈哈救命我错了我错了别挠了!”

周泽楷得了便宜还卖乖,听话的停下手扶着人等他平静下来,但仍时不时瞧一眼叶修背后,总觉得这人还会突然从那掏出些什么来。

 

叶修缓了气,瞧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两个人相叠的倒影,心情说不出的好。

将手在眼前撑起一个小帐篷,往城里瞧了瞧,他替周泽楷将黑纱开口的那面移到脑后理了理,然后又在他脸上揪了一把:“遮好遮好,要是让人认出来,今天就别想玩了。”

 

两人穿着防寒的夹袄,缓缓的在市集里溜达着。地上湿漉漉的都是被太阳晒化后的雪水,周泽楷也不嫌弃,牵着叶修的手任由泥点弄脏他的白靴。本是为了防寒的狐裘也因太阳出来之后叶修嫌热,被他拧巴拧巴的团在了一起,叫叶修单手抱在怀里暖肚皮,丝毫不心疼那昂贵的皮毛会因此而起褶变丑。

路边的小摊上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一浪高过一浪,叶修左看看右瞧瞧,忽的寻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一同小跑至那人身后,叶修朝周泽楷比了‘嘘’的手势,突然大声喊道:“老板娘!”

正在店门口扫地的女子被吓得蹦了起来,随机立刻扭头叉腰大骂:“是哪个小兔崽子胆子那么大敢吓姑奶奶我……啊!叶唔唔唔唔!”

叶修担心女子的大嗓门会引起路人注目进而被发现身份,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左右看看确认无误之后才将她放开。

 

此女名叫陈果,是叶修以前一直很喜欢吃的朝食店的掌柜,性格豪爽泼辣。今日正巧小二告假,她闲不住,眼瞧着日头刚出,客还未至,便干脆拿着笤帚出门清扫。哪知这才刚跨出门槛,就被人吓了一跳,转身正欲好好教训教训那厮,就看见阔别已久的叶修正笑眯眯的在朝她招手。

绕着叶修好好打量了一番,陈果摸着下巴思索片刻,又绕着周泽楷转了两圈:“这就是你以前一直跟我叨叨的那个小子?”

周泽楷听见那女子不知为何提到自己,偷偷的竖起了耳朵,仔仔细细的听着。

叶修被揭了短,也不害臊,还颇为自豪的回道:“是啊,怎么样,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不错。”

陈果闻言鄙夷的白了他一眼,又扭头瞧了周泽楷好几眼,抬手就在他背上一拍:“加油啊小子!可别再输给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了!”然后大跨步向前走去:“来来来我今儿高兴,请你吃我特制的大馄饨,保你吃了还想吃!”

周泽楷没有防备,被那怪力拍的一个趔趄,不受控制的往前走了两步,被叶修挡了个正着。

叶修扶住他,嘴里还在和陈果打趣,诸如什么“老板娘你怎么不请我”呀,“老板娘你偏心”呀,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他。斗笠在半路就被叶修嫌麻烦而送给了路边的小乞丐,周泽楷隔着薄纱,红着脸与他对视,得来了一声轻笑。

耳廓被温暖的指尖缓缓抚过,叶修坏笑着靠近他:“怎么,被我夸的害羞啦?”

迅速的侧头在那还未撤去的指上一舔,周泽楷咧嘴朝他微微吐舌,快步跟着陈果进了店。

 

店内比之从前新添了不少桌椅,叶修有些感慨的环顾一圈,毫不虚伪的将陈果夸了一通,倒是让那豪放惯了的的女掌柜难得的红了脸。

将二人迎至一个相对比较偏僻的位置,陈果去后院搬来个屏风,好歹算是给他们隔了个地。

周泽楷摘下帷帽后向她感激的笑了笑,然后就看见陈果突然沉默了片刻后又猛的一声惊呼:“叶叶叶叶修你怎么从来没说过这位小哥长的那么俊!”

头疼的捂住耳朵,叶修一脸‘你真没见过世面’的表情望着她:“姑奶奶你倒是小点声儿啊。”

不悦的撇撇嘴,陈果懒得和他计较,恰好食客也渐渐的多了起来,干脆哼了一声便去忙着招呼了。

 

带着热气的馄饨被摆在了桌上。浅青色的瓷碗里,皮薄馅大的馄饨晶莹剔透,整齐的码在澄澈的汤水里,嫩黄色的韭芽被切成小段,飘飘荡荡的沉浮于汤水之间,不同于别家的白水底,滤的没有一点渣滓的高汤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叶修舔舔嘴唇,迫不及待的拿起了勺子。

他馋了可久,心急火燎的舀了一个便往嘴里送,刚出锅的馄饨带着烫人的热度,他吸溜吸溜的呲着气,手下却没有慢下一分一毫。

周泽楷看着他的样子,饶是在宫里吃惯山珍海味的他,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噜叫了一声,于是跟着舀了一个放入口中。

馄饨‘噗通’一声又掉了回碗中,溅起一朵不小的水花。叶修闻声停下动作,恍然大悟的提醒他:“小周你怕烫,慢点吃。”然后又埋头大战馄饨去了。

周泽楷瞧他吃的欢,心里有些委屈,不忿的又试了试——还是烫。

不悦的按住了叶修的手,在得到对方投来的疑惑目光后,周泽楷朝他眨了眨眼,笑眯眯的指指自己的嘴:“修修喂我。”

叶修在略一愣神之后便立马反应过来,想想今日是他的生辰也就随了他的意,于是笑眯眯的舀起馄饨吹了吹,边吹还边问:“小朋友几岁啦?哥哥一会带你去玩好不好呀?”

咬了一口递到嘴边的馄饨,周泽楷察觉到叶修这难道的乖顺,觉得非常有趣,笑的眼睛都弯成了两道月牙:“好的呀,叶哥哥。”

 

叶修把两碗馄饨都拿到自个面前,喂他一个,再自己吃一个,有时自己的那个刚进嘴,还会周泽楷咬去半个。两人黏黏糊糊的吃完了所有的馄饨,叶修终于被周泽楷左一个叶哥哥右一个叶哥哥叫彻底败下阵来,痛苦的将狐裘往脸上一盖,认命的求饶:“小周我错了你别叫了。”

脸上笑意未减,周泽楷将叶修的手放至自己掌心,十指相握:“叶修。”

躲起来的人没有吭声。

“谢谢你。”

一把将狐裘扯开,周泽楷准确的伸手捧住了叶修通红的脸庞,缓缓的贴了上去。

耳鬓厮磨间,连时光都变的温柔了起来。

 

大厅里的食客来了又去,去了又来,陈果再次望了屏风一眼,想起方才看见的画面,低下头轻轻的笑了起来。

 

和煦的暖阳透过雕花斑斑驳驳的漏了进去,屏风后的周叶二人头抵着头,互相紧紧依偎在一起,安静的睡着了。


-完-

下一棒: @葵小花。 


评论 ( 17 )
热度 ( 205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