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为君(一)

*王爷周×将军叶



一、

初见时,周泽楷还是个小皇子。


时值秋日,叶修跟着自家父亲进宫面圣,半途实在无聊到不行,眼瞅着父亲正和皇帝相谈甚欢的模样,果断的偷溜了出去,乐呵呵的在宏伟的皇宫里瞎逛了起来。

有情人间的相识总归需要一个符合意境的地方衬托,御花园便是一个十分不错的选择。

叶父是个武痴,叶修继承了父亲的痴性,自小也一头扎进武学里没肯出来。叶家人天生好斗,看人又准,所以当年少有成的叶修在闲逛时看到了闷闷不乐的周泽楷,他二话没说,一个扫腿便朝对方踢去。

周泽楷虽不受宠,但好在自身勤奋,又颇得先生赏识,武功并不比自小受教的叶修差多少,虚晃几步躲开攻击后足间轻点跃然而上,自空中朝来人打去。

两人实力相当,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

拳脚肉搏最是痛快,叶修正打的兴起,就看见周泽楷突然面色一凛,头也不回的朝湖中飞去,没有丝毫犹豫的扎进水中。

叶修心中疑惑,刚想过去一探究竟,就听见园外传来数十人的脚步声,心里暗道不好,略一思索便跃至刚从湖里出来的周泽楷身边,虚虚的扶住了他。

两人各怀鬼胎,略一对望便达成了某种奇妙的默契,十分自然的演起了戏。

 

大皇子带着他的那群莺莺燕燕走进御花园的时候就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你没事吧?”

紧跟着的是自己六弟虚弱的咳嗽声。

嗤笑了一声,大皇子脸上带着不屑,慢慢的循着声音向前走去。

“哎哟六弟你这是怎么了!”夸张的语调配着夸张的表情,叶修望向来人,略一打量,便将事情明白了七八分。眼珠微转,在大皇子看不见的那侧脸上,叶修的嘴角微翘,似是想到了什么坏点子。

周泽楷正低头假装咳嗽,余光瞥见叶修那表情,顿时起了兴趣,用内力催出体内的寒意后还是装模作样的一直抖个不停。

叶修不着痕迹的瞟了他一眼,虽然知道那是装的,但是那精致的脸上实在不适合现在这种惨白的模样。

心下有了计较,叶修将还在咳嗽的周泽楷往自己身上靠了靠,仰头对上大皇子嫌弃的目光,恭敬的作揖道:“将军之子叶修参见大皇子,因故无法起身行礼还望大皇子赎罪。”

本想借机再冷嘲热讽几句的大皇子听见叶修的名号楞了一下,不悦的嘁了一声,随即就在那一群打扮的妖艳非常的妃子的簇拥中走了——要说叶姓将军,当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此人自开国起驻守边关,斩杀敌国蛮人无数,且掌管朝廷五十万兵马,人望高厚,百姓爱戴,如今连太子都不是的他实在得罪不起。

 

确认大皇子完全离开后,两人相视一笑,互相击掌以示成功。

“六皇子周泽楷?我爹和我说过你,你的武功有一部分就是他教你的吧?哎呀你怎么不早告诉我,那我下手就能再重点了!”

周泽楷本以为叶修是要恭维他一番,没想到这人出口差点没把自己噎死。他下意识揉了揉刚才比试时挨到的地方,没好气的瞧了一眼叶修,意思明白的不得了:已经很重了!都泛青了!

叶修嘿嘿笑,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来给他:“先换上吧,虽然你底子好,但这个天气还是会着凉的。”

周泽楷刚想道谢,就听见叶修又补了一句:“不过着凉了也好,那你就不用装了。”

到底还是孩童年纪,不善言辞的周泽楷闻言被哽的直磨牙,恨不得回头再和这人打一架。

 

周泽楷是周朝皇帝的第六个孩子,其母福薄,生下他后便撒手归去。

其父皇共生有九子,本就贵为天子的他更是符了龙生九子的传说,因此常常以真龙自诩,全然不顾身边之人如何如何。好在他尚能分清政事轻重,还不至于让百姓怨声载道。

周泽楷的母妃过世后,皇帝痛心自己最美丽的妃子就此殒命,十分难得的过来了一趟,摸了摸襁褓中的他,然后将他交给了宫中最好的奶娘。

人之初,性未必本善,有人嫉妒他的好皮相,也有人嫉妒他的好待遇,失了母妃羽翼保护的皇子自古命运都是凄惨的,前六年他还尚能不谙世事天真烂漫,后三年则彻底看透世事冷暖人情世故。

权衡利弊,周泽楷眸中暗流涌动,为了生存,他只能选择装成弱者。

自那之后,周泽楷表面上文武双废体弱多病,暗地里勤奋求学日夜苦练,看好他的宫中夫子比比皆是,叶父也是其中之一。叶修没少在家中听闻自家父亲夸奖那六皇子多么聪颖多么刻苦,和懒散他一点也不一样。每当这个时候,叶修就会拿起一旁的战矛,去院中打一套枪法,堵的叶父说不出话来。

 

少年间的友谊进展飞快,待两人回到周泽楷的住所时,已是勾肩搭背的关系了。

叶修不齿宫里弯弯绕绕的把戏,但又明白周泽楷的无奈,撇着嘴双手瘫在桌上等他换衣服。

“小周小周,来来。”看见周泽楷换完衣裳,叶修也不顾对方的身份,亲昵的叫着简称,笑着朝他招招手,神秘兮兮的让他坐下。

“小周我问你啊,耳朵过来点,再过来点,对对就是这样。你想当皇帝吗?”

丝毫不觉得自己说出话的有多惊人,叶修将手里一直拿着把玩的枫叶插入周泽楷的发间,满意的点点头,吊儿郎当的又坐回了椅子上。

刚呷下一口茶的周泽楷剧烈咳嗽起来,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叶修:“咳咳你,你疯了吗!”

这可是杀头之罪啊!

叶修垂眸看着手上的另一片枫叶,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轻轻的笑了起来。

“周围到底有没有人你会听不出来?别装了。你就是个小狼崽,天天潜伏在那里,待时机成熟那天就会直接出击,一举得胜。我说的可对?”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没说话,跟着轻轻的笑了。

 

 二、

时间一晃飞快。

周泽楷彼时刚行完冠巾之礼,佝偻着背,慢慢的走在路上,时不时咳嗽一会。

昨日早朝时,老皇帝突然宣布二皇子为太子,着实惊动了不少人。大皇子派系的老臣纷纷上奏说着嫡长子才名正言顺云云让皇帝三思,二皇子派系的隐忍着笑意看他们上蹿下跳好不有趣,其他皇子多是一些没有后台的妃子所生,根本从未有过妄想,纷纷紧抿嘴唇不敢吱声。

周泽楷回到自己住所时深深的叹了口气,脱力般的倚在门上,盯着房梁发起了呆。

 

且说周泽楷那边正思绪纷乱,叶修这边也没见得有多豁达。

他架着好友给他特制的战矛,叼着狗尾巴草,沿着河边十分缓慢的晃着。

河面上,时不时有不知名的小鱼跃出水面,将低空飞过的小虫吃掉,然后又噗通一声消失不见。

远处的云中雷声阵阵,他望着乌压压的天空,出神的想着刚才父亲告诉自己的事。

朱红色的宫门隐隐可见,叶修望着那闪着金光的牌匾,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然后上前将矛交于门前将领保管,直直的走了进去。

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正在院中练武的周泽楷,他也不跟人客气,执起一旁石桌上的茶壶便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周泽楷自他进门起就听见了动静,早就暗自准备着,待叶修将杯盏放下时,掌风接至。

一如当初,赤手空拳,两两相击。

 

打的尽兴了,叶修几个后翻躲过周泽楷的追击,笑嘻嘻的执起茶杯倒满,递到对方面前。

虚握着叶修的手将茶喝尽,周泽楷舔舔嘴唇,转身回了空地继续练习。徒留叶修愣愣的看着自己刚才被握的手腕,慢慢的红了耳朵。

 

昏昏欲睡间,一声响雷将叶修惊醒,困倦的揉揉眼睛,尚未清明的他被周泽楷牵着手带进了屋子。

“下雨了。”

“啊?是吗?”又打了个哈欠,叶修甩甩头,将思绪拉回,朝外张望了一眼。

夏日的阵雨来得突然,刚才不过是布满乌云的天上突然仿佛倾倒一般的落下水帘,遮挡了他视线。

回身在桌边坐下,叶修抹了把脸,思索半晌后正了正表情,与周泽楷直视道:“小周,近日边关鞑子来犯,父亲无论如何都坐不住,打算于明日亲自带兵前往。”

周泽楷闻言一愣,随即便立刻释然,边关之事他也略有耳闻,鞑子欺人边关暂无大将,偷偷调集兵马,想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然而边关留守士兵皆是叶大将军亲自挑选、教导出来的,虽不至于以一敌百,但以一敌十还不在话下。

叶将军,怕是在京城呆着无聊了罢……

思及此,周泽楷轻轻笑了一声,然后再次对上叶修的眼睛,等着他将明显还未尽的话说完。

叶修瞧他笑了,心中微定:“我……也会一同前去。”

短暂的错愕之后,周泽楷垂下眼眸盯着桌面,慢慢的点了点头:“哦……”

尾音被拖的老长,叶修听的心中莫名忐忑,试探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毫无反应。

 

头戴金冠的少年五官已渐显锐利,剑眉星目,薄唇挺鼻,面若冠玉。紧蹙的眉头纠结的拧在一起,叶修看的揪心,无意识的伸手将褶皱抚平,末了才发现这举动实在失礼,有些局促的坐在椅子上,双眼不住的四处乱瞟。

周泽楷被略带凉意的手指唤回了思绪,直入眼帘的就是坐立不安的叶修,顿时失笑,忽然觉得自己方才想的都不过都是庸人自扰罢了。       

叶修善于交际,识人颇广,素来都是只有他逗人的份,何时有过如此失措的样子。周泽楷心中微动,笑容渐染眉间,敲敲桌子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要平安。”

言简意赅,亦如其人。 


评论 ( 9 )
热度 ( 80 )

© 呜喵喵喵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