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满嘴糖

【周叶】以身为报 番外 曾经的故事

*叶修视角前传,是对于正篇的补完,大纲向

*主要描写叶修的过往,周叶相关在最后

*OOC有,狗血更有



这天,叶修陪苏沐橙续完旧,就看见周泽楷又一次掐着句尾踏进了房间。

叶修心里微动,朝周泽楷招招手,牵着他至塌边坐下:“小周,我给你讲个故事罢。”

 

这是一个十分俗套的故事。

 

自叶修记事起,家中就只有他和母亲两人。

他们有一个不大的屋子,虽不富有但也算过的安逸。

叶母很温柔,嘴边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叶修很喜欢母亲笑起来的样子,仿佛整个人都会沐浴在阳光里。

年幼的叶修很乖很听话,唯一调皮的就是喜欢抱着母亲的腿不让她出门,每每叶母在门口被他逮住,总会被邻居们笑着调侃说今天的小猫咪也一如既往的粘人呀。

 

渐渐的,叶修长大了,有一天他不解的找到叶母,歪着脑袋问她:“母亲,为什么我没有爹?”

叶母脸上的笑容突然不见了,被一种那时的他还不明白的表情取代,她摸着叶修的头顶,轻轻的说:“你爹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好久好久才能回来,等你大些,娘带你去找他可好?”

小小的叶修很高兴,蹦蹦跳跳的牵着叶母的不住的点头,只盼着自己快点长大。

 

突然间,修仙之道大为盛起,各类派别纷纷出立于世。

刚过完七岁生辰的叶修抬头望着那些在天上御剑飞行的人们,只觉胸腔鼓动不已,他扯着母亲的衣摆,眼睛亮闪闪的问:“母亲,我以后也可以和他们一样吗?”

叶母蹲下身,轻柔的抚摸他的头顶,微笑道:“我的修儿那么聪明,以后一定比谁都厉害。”

 

然而好景不长,那日叶修回到家,发现家中雾气四溢,模模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他惊慌失措的凭着记忆跑至里屋,只见屋前密密麻麻站了不少身穿战甲之人,而平日里温柔贤淑的母亲正在半空中与他们斗法。

“修儿,出去。”是母亲的声音。

“堂堂龙女与凡人苟且,成何体统,还不速速随我归去。”

叶修握着小拳头,扭头看向这个在一旁说话的人,随即被一股大力扼住了喉咙。

那人的手隔空摆出虚握的姿势,左右晃了晃:“呵,凡人之子终究是凡人。”

叶修被晃的有些反胃,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渐渐败下阵去,然后被那群人束住。

叶母的眼中带着绝望,豆大的泪珠如雨般滴落,她看着快昏死过去的叶修,一口银牙几近欲碎。

“放开他,我走。”

叶修被甩在地上,长时间的缺氧使他猛力的咳嗽起来。他趴伏于地,痛苦的睁开眼睛,颤抖着伸出手:“母亲,求你别……”

 

叶母终究还是被带走了,不如说他们一开始便没有选择。叶修看着渐渐飘远的祥云,恨己不争的握拳向地上砸去,粗糙的碎石碾碎皮肉,温热的血液喷薄而出,而他却感不到痛。

身心的疲累使他无力再做思考,意识被睡意侵蚀,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等叶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整洁的躺在床上。床边有个相貌好看的小姑娘,正眨着大眼睛看着自己。

小姑娘看他醒了,朝门外大喊一声:“哥,他醒啦。”

一个与小姑娘容貌相似的少年推门而入,上上下下的将他打量了一番,点点头在他肩上拍了拍:“还好还好。”随即十分自来熟的与他勾肩搭背道:“兄台你可吓死我们了你知道吗。要不是我察觉此地有仙法波动,你说不定就这样流血过多而死啦!”

叶修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自己被包的和猪蹄似的手,努力的扯了扯嘴角,和对方说了句“谢谢”。

 

叶修虽然心中沉闷,但终归年岁尚小,没过多久便于那兄妹二人熟络起来。他通过交谈得知这对兄妹姓苏,从小父母双亡相互依靠闯荡至今。想着如今家里也只剩自己一人,心中忽紧,张口便提议二人不如就此住下。

兄妹二人也不跟他客气,笑嘻嘻的就应了下来。

三个小孩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加熟稔,叶修取出一些叶母留下的银钱给苏沐橙请了个先生,教她看书写字书画琴棋,烦的苏家妹妹那段时间整天都在地上撒泼打滚。

 

叶修时常会梦见母亲被带走的那一幕。每每惊醒,次日他便会更加努力修炼,只为有朝一日能荣登天界,好将母亲亲手夺回。

苏沐秋不知他心中所想,只觉叶修莫名厉害,激的他也斗志昂扬,平日里得空就要找他切磋一番。

两人皆自学成才,武学里融汇各家功夫,打的那叫一个精彩。苏沐橙有空便会搬着小椅子坐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这两人切磋,然后嘻嘻等着自家哥哥再一次输给叶修。

 

眼见积蓄逐渐变少,叶修决定出门与苏沐秋一同赚些家用。两人年纪虽小,但天资聪颖本领不俗,前来请法的人日益增多。这日,叶苏二人帮一当地富绅解决完家中精怪,肚饿非常,便先找了一家酒楼果腹。食至半时,酒楼掌柜兀自在他们身旁坐下,满面笑容的询问二人是否有意自立道派。

少年心思最是激昂,两人略一合计便答应了下来,眼中闪烁着熊熊斗志。

 

五日后,嘉世成立。

陶轩看三个小孩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便把他们接回自家照料。三人心存感激,决意定要帮这陶掌柜完成心中夙愿。

自那之后,叶修更是加倍苦练,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各式刀枪棍棒更是手到擒来。

 

苏沐秋从小就爱好炼器,如今有了施展之处,不多日便为叶修打造了一把神兵,取名却邪。

叶修看着欢喜,用起来更觉顺手不已,丝毫没有听见苏沐秋在他耳边絮叨的法器使用方法,提着枪扭头就跑。

几个时辰之后,他回到炼器房,一脸笑容的将枪塞回苏沐秋手里。

苏沐秋立于锻造台前,接过叶修递过来的却邪有些无奈:“我之前就跟你说了却邪不是一般的长枪你怎么就不听呢。还有你能不能打轻点啊?瞧瞧却邪都磨成什么样了。”

叶修无所谓的耸耸肩,笑嘻嘻的回道:“反正坏了你再修不就行了。”

 

叶修在又一次打赢门中比赛后,走进了炼器房,向正在钻研新法器的苏沐秋问道:“你为什么不去打?就外面那群人,你随便打两下就败了。”

苏沐秋哈哈一笑:“师弟们也算如今各派之间的佼佼者,你这样讲,要是被他们听去,怕不是要被群起而攻。”

叶修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随即换上一副正色,再次问出那个他已经问了无数遍的问题:“你真的,不打算继续修炼了?”

苏沐秋见他正经,也不好嬉皮笑脸,他长叹一口气,颇为无奈:“我说了多少遍了你怎么就是不信。立于一方之地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想要的是自由,我想要领略更为辽阔的天地。”他翻了翻锻造台下的黑精,让火烧的更旺些,沉默半晌道:“等沐橙再长大些,我决定出去转转,看看那些我不熟悉的事和物,人和景。还有……沐橙她是个好苗子,别看她平时表现出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实际对术法感兴趣的很,到时候请你务必帮她一把。”

叶修呆愣愣的看着他,张了张嘴,没说话。这是好友的人生,他能做到最好的就是无条件支持。

 

苏沐秋离开了。

苏沐橙在门口笑嘻嘻的朝他挥手,直到哥哥的身影完全消失,才一头埋进叶修怀里哭了起来。

叶修摸了摸她的头,无声不响的递了条帕子给她,就这样站着等她哭完。

 

同年年末,修仙界以切磋为由,举办了首届术法大赛。

各门各派纷纷跃跃欲试,摩拳擦掌的准备着。

叶修代表嘉世出战,长枪所及之处无人能敌,不负门内众望赢得魁首。

 

比完赛,叶修在拒绝了各门各派花样百出的招安后,偷偷溜出了赛场,叼着草杆漫无目的的在山间闲逛。

突然,一个小娃娃慌慌张张的撞进了他的怀里,叶修一个怔楞,不解的将扒的死紧的小孩从自己身上撕了下来。

“请,请帮帮我。”小孩有些害怕的四处张望着,双手紧紧拉住了叶修的衣摆。

随即,尚未问清缘由的叶修被一群黑衣人团团围住,他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圈,嘴角微翘道:“你们一群大老爷们竟然连一个小孩都追不到,丢不丢脸啊?”

黑衣人闻言眼角直抽,阴着脸便一拥而上。

 

绛朱色红缨翻飞在层层叠叠的黑色之中。被叶修安放在高处的小孩紧紧扒着山沿,一瞬不瞬的瞧着下方的战况,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担忧。

在将黑衣人全数打跑之后,叶修把小孩从断崖处抱下,看着他全身脏兮兮的模样,无奈的将他带到河边略作梳洗。

小孩虽然衣着华贵,但是丝毫没有大户人家的那股娇气,他动作利落的将身上的灰土洗净后,恭敬的朝叶修鞠了个躬道:“多谢大侠出手相救,大恩无以为报……”

“唯有以身相许?”叶修下意识的插嘴道,说完自己都愣住了,看着小孩慢慢红透的脸颊自己也跟着红了脸。

 

小孩年约六七岁,声音软糯举止端庄,一张小脸生的霎是好看。叶修对他刚才临危不惧的样子颇为赏识,微笑着半蹲下身与小孩平视道:“要我送你回家吗?”

话刚说完,远处便匆匆跑来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人家。

老人家年纪大了,一小段路跑的气喘吁吁,也顾不得擦掉额头不断渗出的汗水,泪眼婆娑的抱住小孩就哭了起来:“小,小公子,我可算是,找,找到你了,你可担心死我们了你知道吗。”

小孩无奈的看了一眼身上哭的正欢的老管家,有些为难的说道:“张伯,我没事,那边的大侠救了我……”

 

叶修惊恐的看着突然扑到自己身上的老人家,双手悬空推也不是收也不是。

好说歹说顺带告知姓甚名谁年方几何家住何处后,老管家终于放开了他,哆哆嗦嗦的走到小孩身后牵起小孩的手,对着叶修鞠了个躬,道:“少侠今日大恩大德我张伯没齿难忘,待我回去禀报老爷夫人后,定会再次登门道谢。”

小孩被拉的一个踉跄,站稳身形后眨了眨眼,笑着对他道别:“叶修,再见。”

这一笑仿佛春风拂面,千万株花朵竞相绽放,于阳光中争相辉映。叶修恍然间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孩给撩了,他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便也转身回去了。

 

推开屋门,苏沐橙正坐在他桌前逗弄着一只白鸽。

“你哥又寄信来了?这次是去的何处呀?”

“我还没看呢,咕咕飞了好远的路都饿了。”苏沐橙指了指桌上放着的小卷纸,继续逗鸽子。

苏沐秋每到一个地方,便会寄一封书信回来,虽然字数不多,倒也将他上一段旅程描绘的十分精彩。

叶修上前用指腹摸了摸白鸽的头顶,换来白鸽亲昵的蹭弄,他笑着拿起纸卷展开,坐到苏沐橙身旁与她一同看了起来。

 

修仙之人平日里苦于修炼,对时间流逝的感觉十分缓慢。

这日,陶轩找到叶修,告诉他自己新找了个副手,平日里一些小事就不再用他劳心了。

叶修一听觉得挺好,笑着谢过陶轩,溜溜达达的回屋补眠去了。

新来的副手叫刘皓,平日里对谁都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倒是和陶轩十分相像。

苏沐橙莫名讨厌此人,虽面上不显,但每每与对方碰面后,都会跑去叶修屋中表达她的嫌弃之情。

 

自从上次叶修所救的小孩家人真的前来登门道谢后,本一心修炼的陶轩渐渐频繁出门了起来。

叶修本不欲多问,却在时常看见门中弟子脸色灰败的跟着陶轩回来后终于耐不住,寻了个还算熟悉师弟了解情况。

师弟心有揣揣,面色紧张的环顾四周后赶紧将他拉入自己屋内,小声说与他听。

叶修了解大概,皱眉来到苏沐橙院中与她商讨对策。

两人略一合计,由苏沐橙做饵,倒要看看那陶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苏沐橙为人玲珑,相貌又生的极好,让人不由卸下心中防备,陶刘二人亦是如此。

两人不疑有他,甚至还在为获得一个强大助力而暗自高兴,十分爽快的答应了苏沐橙一同出门的请求。 

计划进行顺利,苏沐橙回来后便直直入了叶修屋中,告诉他自己的所见所闻。

叶修眉头紧蹙,抚着下巴伫立半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人生在世几十年,仙路漫长几百年,本以为陶轩满怀壮志定能入道,终究还是免不了陷身俗世为利而谋。

 

苏沐秋回来了。

苏沐橙看着他那垂垂老矣的模样,暗自落泪不已。

那是他的最后一年。

 

术法大赛每五十年举办一次,待第三届比试落下帷幕后,三夺魁首的叶修被世人冠以斗神之名,流芳千年。

与往常一般躲避开所有客套寒暄后,叶修接到了苏沐橙的传音密令——苏沐秋,殁了。

他失神的回到门中,推开大门,就看见苏沐橙孤身立于雨中,飞溅的泥点四处跃着,一点一点的沾染到了她雪白的裙摆上。她仿佛毫无察觉般任由雨水打湿自己,直到听见叶修的轻唤,才慢慢抬起了无神的双眼。

水痕漫无止境的从她眼角划落,濡湿的发丝凌乱的粘在她精致的脸上。她抬起手,将怀中一直抱着的黑伞递给叶修,扯出一个比哭都还难看的笑容:“这是……哥哥临终前给我的,说是,毕生杰作。”她努力的吞咽了一下,故作轻松道:“你看,我也有一个,哈哈,哥哥真是的……哥哥他……哥哥……”

说完,苏沐橙再也忍不住了,蹲在地上紧紧揪着叶修衣摆大声哭了起来:“哥哥为什么要丢下我……叶修哥你告诉我好不好?哥哥为什么要丢下我啊?啊?”说到最后,她发出嘶声竭力的哭喊。

叶修此刻心乱如麻,脑中无暇再思考其他,只下意识的撑开伞替苏沐橙挡住雨点,随后便呆立在一旁望着仍在下雨的天空发呆。

雨点落入眼眶,他眨了眨眼,感觉脸上似是有热意滑过。

 

次日,叶苏二人强忍悲痛,照苏沐秋临终前的嘱咐,将他遗体火化后,带去某个林间埋葬。

苏沐橙环顾四周后,淡淡的笑了:“哥哥真会挑地方啊。这么美的林子,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呢,他在这里一定会过的特别惬意吧?”

叶修看了她一眼,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嗯,一定会的。”

 

回程时苏沐橙拒绝了御剑飞行的提议,执意要走回去。叶修放不下心,只好陪她一道迈开了步子。

路过某位官员府邸的时候,两人看见陶轩正从那里面走出来,身后跟着不少门中弟子。

其中有二少年,抬一简易竹担,上面躺着一个修为已废的青年。

叶修的面色立刻沉了下来。

苏沐橙跟去那时,陶轩尚且还有分寸,只让每人轮流出力为官员祛除孽障。如今看来,他已失了人性。

叶修对陶轩怒目而视,却听到一旁传来一声嗤笑。

“瞪他做什么,阿五是自愿的。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天生灵根充裕啊?像他们那种没什么本事的,充其量这辈子也就能练个强生健体罢了。”

阿五是竹担上青年的名字,说话之人是那副把手刘皓。

听见自愿两字,叶修神色复杂的看了青年一眼,拉着苏沐橙捻诀回了门中。

 

自那之后,两人不再过问任何门中之事,只心无旁骛专注修炼。

陶刘二人不知用了何种办法,竟与叶修一同成功结丹,只等那一道属于他们的天雷。

叶修执意要等苏沐橙结丹后一起走,自创术法躲了十年的劫。

陶轩刘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一道又一道的天雷漫无目的在头顶盘旋,就是不打下来。

他们多希望那是他们的劫。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也是最好的毒药。

慢慢的,尚还挂念创派之情的陶轩,随着永远不是自己的那道天雷,恨意也愈来愈浓。

刘皓天性易妒,最看不惯的就是叶修那般天资聪颖之人,自入门那天起便已恨的牙痒痒。他道心不诚,术法混杂,早年四处游历,学了好些西方修士的怪异咒术,想来正是派上用处的好时候。

眼看苏沐橙丹心已成,马上便能结丹,刘皓心中更恨,寻到陶轩让他帮忙。

 

是夜,陶轩派人去清了叶修来屋中喝茶,说是有一事告知。

叶修心知有诈,倒也不惧,摸了摸袖中正兀自打的起劲的却邪与千机伞,让他们好安分些,便跟着去了。

但是他终归还是忘了,人心之恶毒,可令鬼神皆为胆颤。

 

叶修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金丹被刘皓取走。

他想起了当年母亲被带走时的绝望。

不行……

金丹被夺之痛比不过他心中的不甘,叶修一个起身,夺回金丹含在嘴里,奋力向门外跑去。

新一轮的劫雷正迅速的往门外飞来,他双眼一亮,毫不犹豫冲进其中。

 

一声龙啸响彻云间。

陶刘二人双腿一软直直跪在了地上。

待他们重新能站立时,门外早已只剩下一颗圆滚滚的金色珠子。

 

 

说到这里,叶修叹了口气:“不过听沐橙说,等她飞升上来的时候,我母亲主动找到她,告诉她所有事件的经过,还有我的记忆被她封住了这件事,害的沐橙心怀愧疚了好久。”

周泽楷听到半途早已心疼的将他半搂入怀,闻言有些疑惑的问道:“母亲不是被……?”

有大垫子哪有不靠的道理,叶修顺势倚着他,晃着脚尖说道:“哎呀,那些家伙可势力了,一知道我其实也是龙身后马上就把母亲放了,母亲心疼我便把我前半生的记忆全改了,让我以为自己一直住在天界。说起来真要谢谢陶轩刘皓啊,他们不把我金丹挖了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是条龙唔唔唔……”

周泽楷捂住了他的嘴,十分不赞同的摇着头:“你以前完全不比现在差!”

叶修自然知道他指的什么,饶有兴味的摸了摸下巴,语带调戏道:“怎么,你知道我以前有多厉害?看不出来啊小周,老实交代,在哪偷看的我!”

周泽楷脸红红:“没有偷看,每年比试……我都有去,在台下。”

叶修若有所思:“我飞升之后,听说凡间又出了一位杰出少年,年纪轻轻便屡次夺首,且样貌非凡,爱慕者数不胜数。说的是不是你啊?”

周泽楷觉得被这样说特别不好意思,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没有屡次。和你一样,三次。”

叶修愣了愣,随即仰躺在他的腿上,笑着对上他羞红的脸:“那么喜欢我啊?”

邀请太过明显,周泽楷毫不客气的吻上那柔软的唇瓣,只愿将一腔柔情全都说与那人听。


评论 ( 6 )
热度 ( 83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