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满嘴糖

【周叶】以身为报(四)

*仙侠paro,OOC


 

仙界最近有些热闹。

听说那独身已久的叶上仙,要和轮回阁的周仙君结缘了!

只是可怜了这轮回阁,新门主才接任没多久,就被叶修那条大尾巴龙叼走了。

江波涛千盼万盼的终于把自家门主盼回来的时候,就被告知了这对他来说仿佛天都要塌了的消息。

他呆坐在椅子上,目送着周泽楷满面春风的再次出门,身体无力的慢慢下滑,痛苦的捂住了脸:“呜呜,老门主,我对不起你啊。”

正好路过的前门主身形一顿,慢悠悠的走进内堂,在他头顶打了个响栗:“别说的好像我死了一样。”

 

叶修笑眯眯的牵着周泽楷,慢悠悠的在仙林里散着步。时不时和路过的仙君仙子们打个招呼。

周泽楷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后面,有些委屈的盯着他的后脑勺看。

两人回仙界后,叶修只在初日放了个结缘的消息,如今已过数日,他却连一点前去月老阁的迹象都没有。有些气恼这人怎的说话不算话,周泽楷突然灵光一闪,兀自从身后抱住叶修,双手紧紧的圈住他的腰,任凭对方怎么好言好语都不肯松开。

叶修被缚了行动,有些无奈的伸手往后瞎摸一通,在那挺立的鼻尖上捏了捏,得到了几声轻声的哼哼。

灼热的气息在耳边散开,叶修对周泽楷这突然的小情绪有些不解,只好试着往前走了几步,在发现身后的大挂件还算配合后,就这样半拖半拉的准备回自己的仙山。

走到半路,周泽楷突然一个使劲,带着他偏了些方向。叶修愣了愣,思索了一下前方通往何处,随即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哎呀我怎么把这事忘了!”

周泽楷顿时更委屈了,有些不满的在那漂亮的脖颈上咬了一口,看着那处皮肤慢慢的变红,又有些心疼的舔了舔。

叶修痒的缩了缩脖子,掐了一把身后那人的肉,笑着说了声:“别闹。”

 

几个胆小的仙女们躲在一旁,笑嘻嘻的指着他两说着悄悄话。楚云秀被人群遮了视线,循着那一双双小手望了过去,顿时双眼一亮,捂着嘴就往这几天的话题中心走去。

她一路嘿嘿嘿的笑着来到叶修身边,夸张的翘着兰花指点他:“你两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如此恬不知耻。”

叶修眼角一抬:“你嫉妒?”

楚云秀被噎的一顿,生气的瞪了他一眼,又苦于周泽楷在场不好露了本性,哼哼唧唧的就跑去找苏沐橙投诉了。

周泽楷没忍住,闷声笑了出来,圈住叶修的双手拢的更紧。

叶修脖子边痒的不行,腰上又被勒的慌,哎哟哎哟的拍着周泽楷让他松手。

周泽楷哪里肯放,眼见叶修就快挣脱,干脆挠起了他的痒痒。这下叶修不干了,一边躲一边挠回去,凑巧两人都怕痒,谁也讨不了好,就这样一路玩闹的到了月老阁门口。

 

到了地方,却发现门口密密麻麻的站了好些听到风声前来围观的仙人们,叶修有些头疼的扶住额头,微微叹了口气。结缘并非是何大事,怎的落到他头上就仿佛什么惊天奇闻一般。

两人止了玩闹,互相理了理对方有些微乱的衣衫,干脆也不去管围观的人们,直直的就推门而入。

进了内堂,两人环视一周,却发现阁中空无一人。

叶修懒得找,直接扯着嗓子喊道:“张仙君,快出来办公了啊。”

无人应答。

叶修眨眨眼,继续喊:“张新杰,脏心杰,心脏杰,快出来啊。”

 

正在霸图喝茶的张新杰听到月老阁中的呼喊,一口茶哽在喉咙里,吐也不是,咽也不是,憋的脸都红了。好不容易顺了气,张新杰捻了个决,一下就到了周叶二人面前,脸色黑黑的盯着叶修。

叶修仿佛没有看见他那发黑的脸色,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哎呀你可算来了,快把红线给我们吧。”

正经如张仙君,见两人真的是来结缘的,也懒得和叶修计较。他虚虚的在空中一划,便见一根红线慢慢浮现出来。

叶修接了红线,和周泽楷相视一笑,各执一端就给对方系上,末了还紧紧的打了个死结。

张新杰看得有些呆愣,想想此前来的那些仙子仙君哪一个不是踌躇半晌,有些惊疑道:“你们这未免也太过草率了吧?”

红绳渐渐融入两人仙体,最后化成气一般消失不见。叶修执起周泽楷的手,抬头问他:“草率吗?”

周泽楷反手将他的手握入掌中,牵至嘴边印下一吻,笑着摇摇头。

叶修丢给张新杰一个“你看吧”的眼神,懒洋洋的就往周泽楷身上靠去。

周泽楷巴不得叶修和他越亲近越好,他高兴的环住他,在那顺滑的长发上蹭了蹭。

张新杰看着两人的互动觉得眼睛有些疼,但是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他掩饰的清咳一声,正色道:“吾予以为证,两位仙君于今日结为仙侣。从此共享仙命,平分灾痛,互通五感,天上地下唯对方一人。若有离弃,必遭十世之劫,永无再升天道之时。

叶修转过身,和周泽楷对视,两人十指交握,置于各自胸前,共同开口道:“天下地下,唯你一人。”

 

 

周泽楷眼睛亮闪闪的,如同那银河中最耀眼的繁星一般璀璨夺目。叶修一开始还能架得住,保持着深情的眼神与他对视,时间一久,只觉背后冷汗涔涔,偷偷捏诀就欲逃跑。

周泽楷眨巴眨巴大眼睛,紧紧握住他藏在身后的手,笑的愈发好看:“前辈,去哪?”

叶修躲躲闪闪:“回……回家啊小周……”

周泽楷笑容不变,慢慢贴近叶修颈侧,在他耳朵上吹了口气:“前辈可知道,在凡间,这接下来就该……”

叶修大惊失色,想起苏沐橙平日里给他看的那些奇怪的话本,脸色刷白,变成小龙挣脱而去。

周泽楷笑容不变,从袖内甩出一绳索,卷住了叶修的龙尾,慢慢的,一寸一寸的,有条不紊的,拉了回来。

小龙眼眶含泪,要掉不掉的,张着嘴控诉周泽楷的暴行:“小周你学坏了!你以前不这样的!是谁给你的捆仙锁!快放开我!”

 

周泽楷炫耀似的把小龙搁在头顶,一路笑眯眯的飞回了仙山。

叶修被捆仙锁束住,无法使用仙术,只能撒泼似的在他头顶打滚扑腾,将那好看的束发弄的一团糟,试图以此交换自由。

一路无话,叶修气鼓鼓的被周泽楷抱上床榻,解了束缚,正欲好好“教导”他一番,就看见苏沐橙抱着一大摞的话本推开门,“嘭”的一声放在桌上,然后笑嘻嘻的盯着他们两人看。

“周门主,这捆仙锁可好用?”她俏皮的眨眨眼,一脸无辜的问道。

周泽楷十分感激这位好心的苏仙子,恭恭敬敬的朝她行了个礼:“多谢,当日所应片刻后便会送至府上。”

叶修站在原地,看看周泽楷又看看苏沐橙,最终绝望的将整个人摔进了被子里,默默的把自己卷了起来。

苏沐橙坐在椅子上,单手支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叶修卷,另一只手拍了拍那摞厚重的书,余光瞥向周泽楷:“好好看看这些。”

周泽楷立即意会,重重的点了点头,又向她行了个礼。

 

叶修在被卷里哀叹世态炎凉人心不古,身边一个两个都是小狼崽,实在是伤透了他的心,就差唱起曲了。

苏沐橙撇撇嘴,颇为不齿,打了个响指掀开被卷,把里面的小龙倒了出来。

小龙被倒了个措爪不及,一路咕噜噜的滚到了床尾,撞到了一个精致的小锦袋。袋口没有收紧,被这么一撞,里面的明黄色宝珠直直往地上掉去,被周泽楷眼疾手快的接住了。

 

苏沐橙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道:“你把内丹拿回来了?”

叶修变回人形,坐到她对面,表情平淡无波:“是的。”

苏沐橙有些怔楞,好半晌才回过神,心情复杂的问他:“那他们……”

叶修轻笑一声,时隔已久的摸了摸苏沐橙的头:“都过去了。”

苏沐橙眼眶有些红,咬着下唇再次问道:“那内丹还能融回去吗?”

叶修看着门外思索了一会,抬头对上那有些急切的眼神:“融不回去了。它将成为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于世,成为凡间的另一个我。”

有些哽咽的抽噎声让叶修手足无措,他急忙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我恢复龙身之后已经不需要内丹了,哎呀你别哭啊!”

苏沐橙许久没哭,如今一掉泪竟一时收不回去,她自暴自弃的让眼泪淌过脸颊,抽抽搭搭的说道:“当初,要不是因为我……”

话语声戛然而止,叶修捂住她的嘴,蹲下身抬头望她:“一切的起因皆是由我而起,你莫要再自责了。”说完,他从袖中取出吞日,放入苏沐橙掌心:“看,我给你带了礼物。”

苏沐橙看见掌中物件,双目瞪的浑圆,她不可置信的望向叶修,在得到肯定后浑身颤抖的闭上了眼,泪水涌的更凶。她紧紧的将吞日攥在手里,用力的指节都泛出了骨白,紧抿的双唇毫无血色。

 

叶修求助的望向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周泽楷,他实在对苏沐橙的眼泪没辙。

周泽楷摇摇头,他并不了解叶修的这段过往,但看得出来那绝对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回忆。他招呼叶修来自己这里,然后安抚似的抱了抱他,在他耳边轻轻说:“随她去罢。”

叶修皱皱眉,叹了口气,又走过去在苏沐橙头上摸了摸,才跟着周泽楷出了门。


评论 ( 13 )
热度 ( 105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