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满嘴糖

【周叶】以身为报(三)

*仙侠paro,OOC



三、

结缘是要找月老的。

两人腻歪了一会,周泽楷突然想起这事,急匆匆的就拉着叶修的手想回仙界。

叶修将他拉了回来,弹了弹他的脑门,有些好笑的调侃道:“干什么干什么,还怕我跑了不成。”

周泽楷摇摇头,又装起了可怜,眨着水润的眸子看着他。他知道他最受不住这招,百试百灵。

叶修见状果然表情一松,好言好语的哄道:“天上一日人间一年,我们一走,陶掌门这边可就失了诺了。等这事完了,我们就回去找月老好不好?”

 

其实周泽楷也并非是真的着急,他明白叶修既然答应,那便肯定不会反悔。只是他太高兴,心里那满溢的欢喜无处发泄,又不好过于闹腾,实在是颇有些挠的慌。当下得了诺,更是乐上加乐,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了。

叶修瞧他这明显就是精力旺盛的模样,摸了摸下巴,开口道:“小周你……要不去屋外练练术法?”

周泽楷一想,觉得这法可行,攥着一腔“热血”便夺门而出。

 

屋外传来荒火和碎霜相撞的击打声。叶修呆坐了一会,突然捂着脸嘿嘿嘿的笑了出来。

渐渐的,门外击打声越来越激烈,他听的兴起,召出却邪也往屋外冲去。

周泽楷正嫌自己对打有些不过瘾,就见叶修提矛飞奔而来。他双眼一亮,手握荒火便迎了上去。两人收了法术,用凡间打斗的招式战了个不分上下。

他们就这样从中午打到了晚上,直到日落西沉,才在叶修嚷嚷着“不打了不打了”中收手,可谓是十分尽兴。

 

 

另一边,刘皓不知从何归来,满身是血的走进陶轩屋内,取出一个黑布袋交付于他。

陶轩接过袋子,赞赏的看他一眼,将袋中之物倒于掌中——赫然是两颗新鲜的的内丹。他翻转手掌,将两颗内丹转化为丹药,各自分食后,略一沉吟,垂眸对刘皓道:“先前是我不对,还望你莫要记挂于心。叶修如今不同往日,于你我还有大用,且先好好相待,此次若能成功,也不枉这些年的劳苦。”

刘皓听完嗤笑一声,也没个答复,转身就走。陶轩原地站立了一会,抬起眸子,目光里满是阴狠。

 

时间一晃五日。

叶修被雷声吵醒,以为是那劫雷将至,一下从床上坐起,跃至窗边掀开窗户往外瞧。

周泽楷被他的动作吵醒,跟着走到他身后,将他抗回床上用手臂束住,含糊道:“无事的……再睡会……”

叶修瘪瘪嘴,不情不愿的闭上眼,只想快点离开此地。

 

他其实是住的腻了。

叶修喜那人间繁华,凡间特有的相处之道处处沾染着烟火气息,让他颇有生活之感。

而这嘉世道观,观内门规甚是严谨,平日里弟子门走动形如鬼魅,来去无声,整座道观死气沉沉。那掌门又不知从何处学来西方空间之法,整座道观立于三界之外,外人根本无法相寻,实在过于无聊。

 

一声炸雷响起,屋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只听那陶轩语气惊慌的喊道:“上仙,上仙,劫雷提前来临,还请上仙快快与我去那望仙台渡劫!”

叶修闻言十分高兴,匆匆穿了衣服就拖着周泽楷往外走,全然不顾身后之人漆黑的脸色。

三人御着各自法宝往望仙台飞去,一路上周泽楷全程黑脸,盯的带路的陶轩心里直发憷。

 

到了地方,陶轩深吸一口气,面上再次堆起虚假笑容,从袖中取出一盒交于叶修道:“上仙还请收下此物,也算是陶某报答今日之恩了。”

俗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周泽楷起床气已消,只觉事有蹊跷,向前一步行至叶修身侧,抢先接过盒子打开。

叶修好奇的探头张望,看见盒内圆形宝珠金光闪闪的甚是漂亮,没忍住用手戳了戳,顿时只觉头痛欲裂,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周泽楷一手抱着叶修瘫软的身子,另一手握紧荒火逼至陶轩颈侧,面色晦暗不明。

埋伏在旁的刘皓眼见形势不利,立即就想出手帮忙,却被碎霜拦了去路。

陶轩感到颈上有血微微渗出,心道果然,仿佛丝毫不觉痛意般笑容更深。

周泽楷眯起眼,将荒火又向里催了一些,低沉道:“解开。”

陶轩咬着牙,尽力保持从容之色道:“周仙君,看在叶上仙的面子上,可否帮我们一个小忙呢。”

 

周泽楷正欲拒绝,只见怀中叶修突然呻吟一声,豆大的汗珠密集的从额角落下。他痛苦的抓着自己的衣领,纤长的手指掐入掌中,露出了苍白的骨节。

周泽楷看的心疼,撤了荒火用双手将叶修搂住,居高临下的俯视陶轩道:“什么忙。”

陶轩摸了摸脖子的伤口,抬起沾满了血的手看了看,依旧满脸笑意:“当然是助我们渡劫了。”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不远处的刘皓,抛下大饵:“只要我俩此次飞升成功,叶修就能马上醒来!”

周泽楷不想再和他有过多言语,冷笑一声抱着叶修到一旁席地而坐。叶修因疼痛还在不停的抽搐着,他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在他耳边不住呢喃:“不疼,乖,不疼。”

 

 

陶轩他们一直在赌。

赌那已死之人的话是否真实,赌周泽楷是否对叶修动了真情,赌他们自己是否还能够活下去。

自那一天起,他们的人生轨迹就已经乱了套,再也回不去了。

不远处的劫雷闪着紫色的光,渐渐的向望仙台飘来。

陶刘二人在各自周围的地面上刻画着什么。

叶修的呼吸渐渐平稳,身体也不再抽搐,乖顺的蜷缩在周泽楷怀中。

 

“轰!”

劫雷在耳边炸开,深紫色的雷光中隐隐透着如火般明亮的红色。

刘皓动作一顿,不可置信的望向天空。

九天玄雷。那是仙界为了惩罚世间大恶之人的,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死劫。

是朝着……他来的。

 

刘皓飞快的跑到周泽楷身边,抓住了他衣领,面容有些扭曲:“你不是要救他吗,那就帮我躲过这个劫啊!”

周泽楷早就看见那九天玄雷,但他并不想告诉这二人,当下被抓了衣领也不恼,只微微后仰垂眸看着刘皓。

刘皓见他分毫不为所动,以为周泽楷要和他们来个鱼死网破,眼看劫雷越来越近,他开始怕了:“周先师,周仙君,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们不想害叶修的!他只是睡着了!他没事的!真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周泽楷依旧不动。

刘皓已经乱了心神,见了周泽楷这幅模样更是气恨交加,只想着既然你不让我好过那我也不让你好过,就抬手往叶修打去。

周泽楷顿时跃起,一脚把他踢翻在地,安稳护着叶修,冷眼蔑视看他。

刘皓被逼的几近疯狂,他睚眦尽裂,面容狰狞,语无伦次的朝周泽楷大吼:“你他妈救救我怎么了!叶修又没死!他抢尽了该属于我的东西如今也是时候还了啊!救救我啊!周仙师!求求你救救我啊!!!”说到最后,他涕泪横流,跪在周泽楷身边抓着他的衣摆,绝望的捂住了脸。

叶修悠悠的睁开眼,面无表情的望着他。

这是刘皓灰飞烟灭前看见的最后一幅画面。

我不要你可怜……我……

 

 

陶轩面色灰白的瘫坐在地,双手紧紧攥着身边的衣摆。

叶修从刘皓消失的地方收回目光,发现自己正被周泽楷抱在怀里,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拍了拍对方的肩让他放自己下去。

周泽楷小心翼翼的扶着他站好,担忧的问他:“无事?”

叶修知道周泽楷刚才肯定担心坏了,轻轻的抱了抱他,在他耳边说道:“无事,放心。”

然后他转过身,走到陶轩面前,嘴角微微翘起:“好久不见啊,陶掌柜。”

 

陶轩抬起头,瞥了他一眼,轻蔑的哼了个气音,开口道“我千算万算没想到你会醒的那么快。如今我先机已失,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叶修听了觉得有些好笑:“我为什么要杀你?”

陶轩嗤笑一声:“何必在那惺惺作态,让人平白恶心的慌。”

这下叶修是真乐了:“我说陶老板,我实在是想不出要杀你的理由,你这是渡劫失败一心求死吗?”

陶轩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我当年取你内丹,你不恨我?”

叶修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啊那个,确实挺疼的。”

陶轩瞪大双眼看着他:“然后呢?”

叶修眨眨眼:“什么然后?杀死你吗?”

陶轩非常震惊:“你真的不恨我?”

瞟了他一眼,叶修收起玩闹的表情,云淡风轻的说道:“我为什么要恨你,我不是还该感谢你让我重回真身吗?”

说完,他细细抚平身边周泽楷眉宇间深深的褶皱,端着那好看的脸左右瞧了瞧,满意的又揉了揉:“好小周不生气,生气就不好看了。”

周泽楷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再次转向陶轩的目光已不复之前那般愤怒。

 

远处再次响起雷鸣般声响,他们之前在地上刻画的图案突然泛起了耀眼的光芒。

陶轩这算是彻底领略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脸色灰败的看着远处飘来的两道劫雷,转头目光恳切的看向叶修:“既然你不恨我……那……你能帮我挡一道吗?”

周泽楷闻言“呵”了一声,唤出碎霜就要朝他劈去,却被叶修制止了动作。

叶修微笑的望着他,摇了摇头:“不值。”

 

眼看两道劫雷越来越近,陶轩着急的抓向叶修的衣摆,想求他继续帮忙,被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叶修退后两步,恭恭敬敬的朝陶轩作了个揖:“陶老板,入世之恩我从未忘记,取丹之痛我亦从未忘记,我非圣贤,至此你我两不亏欠。如今引劫之法为你所寻得,还请自己渡以飞升。”

陶轩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可是我们本是一人一劫,如今刘皓死了,他那一劫又该谁去渡?”

叶修恢复了平日的泰然:“谁引谁去咯。你们既然知道如何把劫雷引来,必然也知道如何渡过此劫呀。”

陶轩咬咬牙,自嘲的笑了笑,突然额头青筋暴起,奋力的在地上刻画起来。

 

叶修拉着周泽楷走到不远处的凉亭中,撑开了千机伞置于头顶,笑眯眯的对身边之人说:“防雷。”

周泽楷将他的头按在自己肩上,有些强硬的说道:“睡会。”

叶修蹭了蹭那柔滑的布料,听话的闭上了眼。

 

等叶修醒来时,望仙台上早已空无一人。

他迷糊的揉揉眼睛,看向一直清醒的周泽楷,问:“人呢?”

周泽楷轻轻的摇了摇头。

长叹一口,叶修走过去寻觅了片刻,捡了几片两人残留的布料,在一旁堆了两个小土堆。

“这两人初心都不坏,只是走错了路,害人终害己,算是罪有应得罢。”

说完,他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突然楞怔,想起这完全就是一个术法的事,有些好笑的摇摇头:“这下界才多久,倒是把人间样式学了十成十。”

捻了个诀,将二人衣物都整理干净,他牵起周泽楷的手甩的晃来又晃去:“走咯,回去咯。”

 

评论 ( 9 )
热度 ( 95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