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满嘴糖

【周叶】以身为报(二)

*仙侠paro,OOC



两人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玩,也没个定点,逛到哪就是哪,随心所欲逍遥自在。

 

时间兜兜转转过了三月,距当初下凡已有半年,这期间周泽楷事无巨细皆一手包办,只愿叶修此行能够如意。

起初叶修也有推拒,但每次一提,周泽楷就会摆出一副非常伤心的表情,看得他十分不忍。数个夜晚,他都有想留书一封独自乘风而去,却每每在下定决心后,脑海里便会浮现周泽楷的平日种种,以及那双只有在对着自己时才会温柔无比的眸子。

心门被钥匙打开,来人眉目含情,一颦一笑皆无比美好,缓慢而坚定的一步步入内,轻轻柔柔的住了下来。

 

塌上的人儿正在小憩,叶修走至塌边,俯身捏了捏他的鼻尖,笑着在他耳边轻声道:“小坏蛋。”

屋内的炭火早已燃尽,早春的空气还有些冷冽,叶修打了个喷嚏,搓了搓有些凉到的双臂,掀开周泽楷的被子钻了进去。

被中人体温偏高,没多久便将叶修体内的寒意驱了个干净。

又捏了捏他的双颊,叶修变回小龙,将整个身体都藏进被子里,这才满意的睡去。

周泽楷偷偷睁开眼,确定叶修看不见自己的脸,才咧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这日两人依旧漫无目的四处逛着,面前忽的凭空出现一座仙观,上题“嘉世”二字。

叶修见多识广,只一眼便知晓这是西方法术,低声跟周泽楷道了声“小心”。

 

院门缓缓开启,慢慢显露出五个身影,为首之人抬手指向叶修,说道:“将他拿下!”

周泽楷指尖捻诀就要朝那人射去,叶修按住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他跨前一步,对着门内那人说道“敢问公子何许人也,缘故一来就要抓我。”

那人嗤笑一声,语气带着不屑:“问那么多干嘛,老实点还能少受些皮肉之苦。”

 

叶修闻言呵呵一笑,足间轻踩,跃至五人身后,在后方四人额头上轮番一点,便见几人纷纷倒地再未起身。

他笑容不变,掸了掸纤尘不染的衣摆,向仅剩的为首之人做了个揖,道:“请。”

那人面色阴沉,不复之前嚣张模样,骂骂咧咧的在前面带着路。

 

两人跟在后面,叶修随性,好似逛自家园子一般牵着周泽楷的手,溜溜达达的左看右瞧。

院子很大,叶修没两步又开始犯懒,干脆往身边一斜,挂在周泽楷肩上让他半拖着自己走。

周泽楷正目光不善的盯着前方的领路人,在感受到熟悉的温热时体下意识搂住了靠过来身体。

突然,他停了下来。

叶修被猝不及防的绊了一个趔趄,有些不解的瞧着他好看的侧脸。

周泽楷皱着眉转过身,一脸嫌弃的牵起叶修的手,仔仔细细的给他擦拭手指。

叶修看得好笑,在他的脑门上也点了一下。

周泽楷配合的作势就要往后倒,被叶修笑着给拉住了,低声说了句:“周小气。”

眨了眨温润的双眼,周泽楷满脸无辜的装起了可怜。

叶修拿他没辙,有些无奈的在他鼻尖刮了一下,笑道:“周三岁。”

 


终于,那人停在一间独门小院前,说了声“到了”,就要去抓叶修的手。

周泽楷刚才的嫌弃劲还没过,看见这人又要碰叶修,哪能得了,一个捻诀就弹了过去。

那人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顿觉颜面尽失,面色阴沉的抽出身上法宝,便想与周泽楷斗法。

周泽楷朝他扯了扯嘴角,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全然不把那人看在眼里。那人见他丝毫不惧,内心微讶异,也不敢贸然出手。

就在此时,院内出来一人,看见如此场面,扬手给了那人一个巴掌,斥道:“刘皓,你就是这样接待贵客的吗?”

这一掌怕是用尽了全力,名叫刘皓之人被打的嘴角渗红,狼狈非常。他愤怒的抬头,咬牙切齿道:“陶轩你别忘了你还有求于我!”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外御剑而去。

陶轩黑着脸盯着刘皓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转头面带笑容的对着周叶二人比了个请的姿势:“还望二位仙君莫要责怪,请随我来。”

 

叶修倚在周泽楷身上看着这出闹剧,对于这陶轩的变脸之法啧啧称奇。

放空神识,叶修用仙法将整座仙观探查了一遍,不由的有些疑惑。这座仙观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他确信从未来过。

周泽楷察觉到他的走神,捏了捏他的手掌,用眼神询问他发生何事。

压下心中疑惑,叶修向他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大约是错觉吧……”

 

将二人请进屋后,陶轩和颜悦色的对着叶修道:“仙君,前掌门洪福,当年与一上仙结拜,亲如兄弟,离世前留一法宝,名曰吞日,称若是上仙到访,此物便能相应。”

说着,他至内室拿出一只雕花木盒放于桌上。盒内正中躺有一物,此物形状怪异,通体黑色,正在微微的发着光。

陶轩似乎并不想碰盒内物件,隔空指着那物道:“这光便是有应的模样。”

 

叶修在看见那样法宝的时候,心中那股熟悉感又再次泛了起来。

袖中的千机伞蠢蠢欲动着,叶修压它不住,只好打开了乾坤袋的收口。

千机伞出来的瞬间变为一爪,将那物件束进爪中,又直直飞回乾坤袋,末了还将袋口的束绳给抽紧了。

“噗……”周泽楷忍俊不禁,将脸埋进双手中,肩膀微微的抖动着。

叶修哑然半晌,眼角抽搐的取出乾坤袋,试图扯开那袋口。谁知千机伞不依不饶,在袋内抓的更紧,无论何种方法都无法将之打开。

叶修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面露歉意的看向陶轩。

 

陶轩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脸上的假笑有些崩不住了。

花了好大的劲把表情找回,他艰难的扯动嘴角,问道:“仙君这是……”

叶修清咳一声,睁眼说瞎话:“那什么,这两件法宝皆出自你派前掌门之手,法宝有灵,情同手足,这多年不见难免有些激动,还望陶门主莫要见怪。”

 

陶轩闻言心里一跳,多看了叶修几眼,发现他表情并无异样,这才收敛心神,双手抱拳给他行了个礼:“无妨,这物件与我心法相冲,本就闲置至今,既然仙君有缘,如此便拿去罢。”

叶修正想道谢,只听他话锋一转:“只是在下近日大劫将至,不知上仙可否助陶某一程。”

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叶修要是收了那物件,必定是要帮着渡劫了。

 

叶修微微挑眉,暗叹这陶掌门好生心机。

但若他不将这吞日带走,且不说千机伞肯不肯放,与自己心中也有浓浓的不愿感,看来这忙是不帮也得帮了。

既然有了决定,叶修摆正身姿,对陶轩虚行一礼,道:“承蒙陶掌门厚爱,在下必将保你安全。”

陶轩得了承诺,心下雀跃不已,丝毫没有注意被叶修偷换了概念。

他有些激动的起身,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连脸上的笑容都真实了三分:“那便有劳仙君,大恩不言谢,还烦请先小住几日,五日后一同去那城郊望仙台迎接天劫。”

 

安排妥当后,陶轩朝二人作个了揖,先行离开了。

两人跟着门下弟子一路七弯八拐,来到一座独门小院前。推开门,院内桃花开得正好,洋洋洒洒铺满了一地,红粉雪白相互交替,艳丽非常。

叶修没有见过这个,只觉美丽非常,一时兴起,忽的变成小龙钻入桃花中,将花瓣叼在嘴里丟着玩。

没有束缚的花瓣飘飘荡荡的落了下来,掉在了周泽楷的一身白衣上,平添了几分暖色。

 

叶修玩累了,悠悠然的飞落在周泽楷肩头,没精打采的说道:“好累啊,小周你带我再逛逛嘛。”

周泽楷闻言一笑,用脸顺着小龙的背蹭了蹭,小心翼翼的绕着整个院子走了起来,生怕小龙半路里滑下去。

逛完了院子,周泽楷走进去屋内,将小龙放在了床上。叶修哼哼唧唧的扭动了一会,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小小的青龙在床上不老实的翻来滚去,露出了白白的肚皮。周泽楷看着可爱,又怕他着凉,拿出锦帕想给他盖上,却马上又被那短短的爪子给蹬了下去。

伸出食指轻轻的顺着肚皮从上往下抚摸着,周泽楷的眼神温柔的仿佛一汪深潭,快要将人溺死其中。摸着摸着,小龙怕痒的蜷起身体缠住了他的手,他不敢再动,俯身在小龙身上印下一吻,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入起了定。

 

 

叶修醒来的时候周泽楷已入臻境,碎霜在他们周身巡逻保护着。点了点碎霜的剑柄,剑身自动入鞘,又飞出屋外转了一圈,才回了周泽楷的口袋中。

叶修变回人身,笑着摇摇头,真是什么样的主人什么样的法宝,都那么谨慎和……呆。

打了个哈欠,四下无事,叶修盯着周泽楷那完美的脸端详了一会,突然起了玩耍的心思。

他这里戳戳那里捏捏,摸摸胸口又敲敲肚子,有点懊恼这个后辈身材怎么那么好。

鼓起腮帮子,叶修伸出罪恶的小手,伸向了周泽楷的衣衫。

然后被截了个胡。

 

周泽楷眯着眼,一脸耐人寻味的盯着叶修,慢慢解开了自己的外袍。

叶修恶作剧的心思还没退去,双手环胸一脸兴奋的看着周泽楷动作着。

周泽楷脱到只剩里衣,突然转手欺上叶修腰间的痒痒肉。

“哈哈哈小周我错了哈哈哈……”

叶修非常怕痒,边笑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着。

周泽楷不依不挠的持续攻击,眉眼弯弯笑的煞是好看,刚才被打断修炼的不适感全都烟消云散。

 

叶修笑的几近断气,拍着周泽楷的手不停求饶。眼角的泪珠要掉不掉的挂在脸上,面颊红的像是涂了胭脂,娇艳欲滴的双唇微张着,一下一下的呼着气。

周泽楷看的痴了,讷讷的低下头就含住了那美味的唇瓣,细细的舔弄起来。

叶修气还没顺,被这突然的亲吻弄得有些搓手不及,下意识攀住了周泽楷的肩。

周泽楷得了回应,吻得更深,卷了叶修的舌头用力啜着,模模糊糊的叫着“前辈”。

 

一吻终了,叶修喘着气,擦掉了嘴边因来不及吞咽而溢出的津液,然后伸出食指挑起周泽楷的下巴,说道:“周仙君,你可知动了凡心是要挨罚的呀。”

周泽楷回味了一下叶修口中的甜美,笑着回道:“不知。还请上仙指点一二。”

叶修表情严肃:“堂堂轮回门主竟连天条都不曾知晓,简直胆大包天。”

周泽楷也表情严肃:“还请上仙看在你我二人关系上,放我一马。”

叶修撑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来:“我的小周何时如此这般能说会道了?”

周泽楷顿时只觉一颗真心软作了水,潺潺娟娟的绕着叶修流淌,他执起他的手,表情万分温柔:“叶修,结缘吧。”

叶修被他看的红了脸,想了想,为了往后免生嫌隙,还是问出了口:“小周你还记得我当初跟你说,一开始的一切都只是误会吗?如今这般决定,便是无法后悔了的。”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管,你负责。”

叶修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耍赖可不是好小周了。”

“不好,负责,结缘。”

周泽楷哪会不懂叶修在担心什么,但又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耍起了赖,希望他能明白。

叶修心里跟块明镜似的,有些无奈的揪了揪周泽楷的脸,将头与他相抵:“你可想好了,这缘结了可就再也解不开了。”

周泽楷点点头,轻轻的搂住他,语调含尽三世缱绻。

“余生还请多指教,我的叶修。”


评论 ( 5 )
热度 ( 104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