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满嘴糖

【周叶】戏卿

*@叶羞 点的将军周x戏子叶

*偏正剧向



杭州城,嘉世戏班。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来者二人皆军官打扮,为首者面容冷清,一身军装穿的煞是挺拔。

陶轩看清来人,朝刘皓打了个眼色,刘皓撇撇嘴,忙不迭的迎了上去。

“哟这不是周将军吗,又来找我们叶大当家的吧?不巧正唱着呢。您先上二楼坐?”

周泽楷没有理他,自顾自的上了楼。刘皓压下心底不快,正欲继续开口,就看见江波涛笑眯眯的对着他:“刘副班客气了,我们自己来就成,您去忙吧。”

话说的好听,却是赶人快走,刘皓心下怨怼,生生压下怒气挤出笑来又客气了一番,这才转身走了。

 

两人进了独间,将门阖上,各自找了位置坐下,周泽楷撑着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戏台中间那人,手指跟着拍子一下一下在桌上点着。

唱戏之人着一身青灰长衫,未施粉黛却俊俏非常,身姿笔挺立于台上,漂亮的手随着唱词时不时动作着。

 

江波涛听不懂越剧这咿咿呀呀的唱句,只觉催人生困,便趴于桌上小憩。

时间过午,戏班众人收拾完毕隐入帘幕,江波涛被嘈杂的人声吵醒,刚想出言提醒,却发现自家队长已经不见。

 

后台,周泽楷躲在门边,看见来人便一把抓入怀里。

叶修早已习惯他的突然,笑嘻嘻的看着他:“周小将军不顾正事来我班里会情人,你们上将知不知道啊?怕是又要罚你写那好几千字的检讨呐?”

语调含情,眉目含春,勾人的很。

周泽楷看的痴了,低下头吻住那欺负人的嘴,细细品弄唇齿间的甜美。

 

一吻终了,叶修有些脱力的倚在周泽楷怀里喘气:“周小将军这是饿的慌把我当吃食了?”

周泽楷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摸了摸叶修的背,问:“下午还唱吗?”

叶修咂咂嘴,觉得有些饿:“不唱了不唱了,小情人都来了还唱什么呀,谁爱唱谁唱去。今天去对面兴欣楼吃?”

周泽楷正听的受用,谁想叶修话锋一转就要去吃饭,好笑又好气的掐了他腰间一把。

叶修怕痒,腰上的痒痒肉被那么一掐,吓的差点跳起来。佯装生气的在周泽楷脸上揪了揪,到底还是舍不得这好看的脸上多点什么,一个转身就往外走。

 

两人打打闹闹忙里偷闲乐得自在,可苦了一同前来的江副官。周叶二人的事他是知道的,也愿意帮二人保密,只是自家队长每次一来,就会忘了自己身兼要职,和叶修腻歪半天还不肯走,冯统领好几次找不到人,气的胡子都飞起来了。

左等右等等不到人,江波涛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自暴自弃的想着随他们去吧,反正写检讨的也不是我,便出门觅食去了。

 

中午正是生意顶好的时候,兴欣酒楼又刚好在戏园子对面,生意更是火爆。酒楼不大,但耐不住味道绝佳,陈老板在厅里忙的像个小陀螺,停都停不下来。

“老板娘我来吃饭啦。”叶修还没进门,先朝里喊了一嗓子。

陈果听见他的声音,动作没停,嗓音洪亮的回了一句:“二楼隔间给你们留着呢,自己上去吧。”

叶修得到回应,扭头朝周泽楷比了个“你看我是不是特别厉害”的表情。周泽楷看的欢喜,没忍住牵住了叶修的手。叶修一怔,见四周没人注意他们,这才由他去了。

 

落了座点完菜,叶修让周泽楷等着,蹬蹬蹬的小跑着下楼把写好的菜单给了陈果,又一路小跑的上了楼。

正值盛夏,叶修这一跑就是一头细细密密的汗珠,一颗一颗的往下淌。外界风光都被屏风挡住,只余二人在这小天地里独处,周泽楷一手执扇子给他扇着风,另一手拿着帕子帮他一点一点的擦。叶修乖乖的坐着任他摆弄,渐渐发现那只手不老实的往别的地方伸了过去。

“我可不是菜啊,饿了自己去找老板娘要吃的去。”叶修好笑的摁住周泽楷的手,对上那快要吃人的目光,心想还好今天穿的是长衫,不然还不得在这儿被办了。

 

然后他正了正表情,握住那双常年执枪的手,一脸严肃的说:“小周,刚才若是被人看见,定会凭空生出其他事端,万一误了计划……”

后面的话叶修没有说,他明白周泽楷必能知晓。

自责的低下头,周泽楷有些失落。

近年帝国军常来进犯,两人聚少离多,他一下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差点铸下大错。身在其职却还要爱人来提醒,更是错上加错。

叶修心疼他,摸了摸他头顶的发旋,将他搂住安抚,好言好语的哄了一会。

这次只是一个小小意外,他从不担心把他惯坏。

 

正巧陈果将菜给他们端了上来,瞅见两人正腻得慌,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吃饱喝足,叶修拍拍肚子,懒洋洋的往周泽楷身上一靠,俨然一个刚吃完饭的地主老爷样。

周泽楷看的心痒,伸手在那软绵绵的肚子上揉了揉,被叶修一巴掌打开了。

“干什么干什么,刚吃完饭想什么呢。来给老爷我捏捏肩,可酸死我了。”说着还配了一个非常形象的表情。

 

这世间敢这样使唤周将军的想来也就这一人了。在靠近自己的脸上印下一吻,周泽楷力道适中的给叶修揉着肩。

叶修舒服的直哼哼,那音调还带着转,听的周泽楷火气直往上冲。

感觉身后有什么抵着自己,叶修僵硬的转过头,一下跳起来就要往外跑。周泽楷哪会让他如愿,轻轻松松就揪着人的后领抓了回来,带进了陈果给他们备着的房间。

 

 

 

同年十二月,帝国军来犯,近海城市全部沦陷。

内地易守,国军坚不可摧,帝国军讨不到好处,双方对峙不下,造成了一种诡异的和平假象。

 

被安排来杭州城的是一位少校,油光满面大腹便便,本该帅气的军装缩水似的挤在他身上。

这位少校打小就爱听越剧,听闻杭州城里有个名角,早就想来看看了,如今赶巧,稍作打听,便领着一众手下往那嘉世戏园子走。

 

叶修与众人理念不合早已离开。陶轩听闻开战也早已跑路。余下众人一直把这园子当成家,舍不得走。如今这少校说来就来,可把众人好一顿吓,这顶梁骨都不在了,怕不是会被砍头?

于是众人一合计,选了刘皓当新当家的,先撑过这一把再说。

 

刘皓得了新头衔满心欢喜,又自诩甚高,在那少校面前免不了班门弄斧一般。少校听完颇为不悦,觉得传言就是传言,到底是骗人的东西。

刘皓心思活络,肚子里的坏水呲呲的往外冒,想也不想的就把叶修给供了出去。少校得了新目标,赏了他好些银元让他跟着自己找那杭城第一角。

 

寻了好几日,却发现这叶修就在对面的兴欣酒楼呆着。

这日恰巧周泽楷也在,听闻楼下吵闹不悦的皱起了眉,叶修抚平那褶皱,让他稍安勿躁,自己探身出去瞅了瞅。

这一探身倒让那刘皓给看见了。

 

这刘皓早年一直被叶修压着做不了当家,心里怨恨至极,如今得了看他出洋相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他面露阴险狡诈之色,指着二楼满脸谄媚:“少校,二楼那位便是您要找的人了。”

叶修看的清楚,面色一凛,回身与周泽楷商量。

二人心中有了计策,泰然自若,继续喝酒吃饭好不惬意。

 

少校进入隔间时,只见两个各有风姿之人正交谈甚欢,如画般使人痴醉。他眼珠一转,心下有了计较,屏退左右,说明来意后便直接入了座。

周泽楷作为驻守杭州城的将领必然是认识他的,两人皮笑肉不笑的打了招呼,那少校就把目光全往叶修身上去了。

叶修坐的离周泽楷近,捏了捏他握紧的拳,起身立于空处,便开口唱了起来。

 

吴侬软语咿呀婉转,站立之人身姿绰约,长衫黑发随风而动,肤色似雪唇红齿白。那少校听着听着就起了歪心思。

曲毕,他连连拍手鼓掌赞叹不已,只道叶修是当之无愧第一角。叶修面无表情的道了谢,躲过他那逾越的手,又坐回了周泽楷身边。

少校眼角一抽,暗道这戏子好不识相,但碍于周泽楷在又不好发作,便点了壶酒与二人喝了起来。

 

叶修酒量一直不好,喝了两杯就将酒盏放于桌上不再拿起。只余少校和周泽楷在那斗酒。

少校喝多了,看着对面叶修面色微红的样子更是心猿意马,想也不想就伸过手去想摸他的脸,却是在半途被周泽楷拧了。

他疼的在地上打滚,嘴里骂得尽是那羞辱的话,周泽楷听的皱眉,火气上头,拿枪指着他。

那少校一看这还得了,嘴里不停,只听他说:“不过一个戏子,早不知和多少人睡过,你稀罕什么!”

 

叶修心道不好,想拦已经来不及,硝烟过后,地上只剩一具尸体。

“小周。”见周泽楷红着眼站立当场,叶修心下焦急,没忍住吼他:“把枪给我!”

无动于衷。

叶修加大声音:“把枪给我!”

周泽楷咬着下唇脸色苍白,使劲的把枪握在手里。

叶修心里冒火,用尽全力掰他的手,周泽楷怕他受伤,到底还是把枪给了他。

两人双目相对四顾无言,只余周泽楷眼里凄楚神情,叶修轻叹一口,言语间带着诀别:“此次战役事关国家之兴亡,切不可再如此鲁莽,待一切事成,你我定会相见。”

说完,便举枪将闻声而来的亲卫队全部击毙。

 

少校一行全灭,帝国震怒,全城搜捕当日开枪之人。

至此,叶修仿佛消失般音信全无,无人能寻。

刘皓被酒楼食客举报,疑似内应,毙于荒野。

 

次年同月,帝国首领于某戏台听曲时被不知名人士暗杀,国军兴起,整顿兵马,主动出击,联合国民英勇抗敌,将帝国军全面击溃。举国欢庆。

 

 

最后一役中,周泽楷受了伤,被人抬回总领府静养。

数日后,周泽楷躺在床上,目光有些呆滞。大业已经成功,失去那人后唯一的支撑也跟着远去,只留他一颗真心不知向谁付。

手握拳用力砸在床边,肩上还未痊愈的伤口跟着渗出了血。

 

不疼,没有心里疼。

 

好疼,叶修,我好疼,你在哪。

 

门缓缓打开,进来一人青灰长衫,嘴角微翘,眉目含情。

“我的周小将军,我这不就来了吗。”


-完- 


评论 ( 13 )
热度 ( 101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