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满嘴糖

* 一个小段子


叶修捡到一只猫。

猫很小,在刚下过雨的花坛上步履蹒跚的走着,警惕的看着四周,时不时发出咪呜咪呜的叫声,身上的毛被泥土染的黑一块灰一块看不见本来颜色,只有头顶还显出点白。

叶修把小猫捉起来的时候它剧烈挣扎着,漂亮的双色瞳里满满的都是恐惧。叶修看的心疼,不顾脏污将它放进了怀里。感受到人体的温暖,小猫突然安静下来,小爪子紧紧的抓着叶修的衣袖不肯松开。

回到家,叶修找了个不太深的盆,蓄满热水将小猫放了进去。只有手掌大的小家伙乖乖的蹲坐在盆里,漂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他,叶修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被粗糙的舌头舔了一口。

小猫来的突然,叶修没有准备,只好先用肥皂打泡给它洗澡。手里掬着水,叶修一下一下的梳理着小猫身上打结的毛发,动作轻柔的帮它洗去沾染上的淤泥。小猫像是得到了安抚,慢慢的趴坐下来,小脑袋不停的蹭着叶修的手,白色的绒毛在水里不停的飘荡。叶修看的可爱,忍不住挠了挠它的下巴,小猫舒服的眯起眼,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洗干净的小猫通体雪白,毛茸茸的窝在叶修手里抱着他的手指不停的舔着。突然一个喷嚏,小小的身子被后力掀的翻了个个,它歪着脑袋朝叶修咪了一声,脸上满是不解。叶修被萌的不行,点了点它的小鼻子,抱起来吧唧亲了一口。

估摸着小猫应该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叶修找了一盒牛奶倒在盘子里。小猫闻到奶香,歪歪扭扭的走到盘子边,吧嗒吧嗒的喝了起来。喝完奶,小猫发现带自己回家的青年不见了,急的嗷呜嗷呜的嚎。叶修正在电脑前给它买宠物用品,闻声赶紧跑了出来将它抱进怀里一下一下的摸。小猫看见了人,湿漉漉的大眼睛无声的朝他控诉着,叶修看的心软,又安抚了好一会。小猫被摸得惬意,喵呜喵呜的往叶修怀里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着了。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大半年就过去了。

期间苏沐橙来过一趟,看见小白团子直萌的打滚,小猫似是怕生,怯怯懦懦的躲衣柜上不肯下来,苏沐橙看得见摸不着,心里难受的紧,用尽十八班武义也没把小猫给骗下来,委屈的回家了。

临近过年的时候叶修接到了苏沐橙打来的电话,拿着拜年的名号要求视频看猫。叶修无奈的对着视频逗了一小时的猫,感觉腰都要断了,才好不容易终于等到苏沐橙说看够了。

就在苏沐橙想挂电话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啪的一声拍了下手,对叶修说:“猫8个月就算成年了,为了猫好,最好尽早去做绝育哦。”

叶修正摸着没玩够还在不停蹭过来的猫,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并没有怎么听进去,笑着回答好的好的一定一定便挂了电话。自那之后,叶修每每碰到猫,它都会突然一个窜起躲到叶修找不着的地方,然后叶修就会连哄带骗的将猫弄出来一顿揉搓,屡试不爽。 


大年三十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放起了爆竹,噼里啪啦的好不热闹。

叶修拿着盘子想去叫正在睡觉的猫起来吃饭,就看见它被突然响起的爆竹声吓的跳了起来,咕噜的打了个滚,变成了一个有着猫耳的白嫩少年。

叶修呆愣愣的看着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还好没绝育……

少年好像能听见叶修内心所想似的突然愤愤,一双好看的瞳孔带着点水汽的瞪着他。

叶修揉揉鼻子,心虚的咳了一声,刚想说话就听见对方开口:“吾名周泽楷,汝予前世有恩,不可忘,遂转世来报。”

叶修被文言白话唬的一愣一愣的,问他“我什么时候救过你?”

“十年前,夏至。”

叶修回忆了一下,那年好像是有救过一只小白猫来着,就说自家猫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

“你那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名叫周泽楷的少年摇摇头,拉过被子遮住光裸的身体,尾巴在身后一甩一甩的:“并非,汝虽施以援手,但天命难违,尔后转生偶遇判官,甚为亲近,喂以吃食。吃食有灵,辅以修行,转而化人。”

叶修听的玄幻,心里有个大计划。

“那么我们先来学学怎么说现代汉语吧!”

 


 -没有啦-


评论 ( 15 )
热度 ( 241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