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满嘴糖

【周叶】撩

@大王瓜_一个stalker 点的师生梗

*墓葬描写参考《考古进行时》

*专业部分我瞎写的有什么不对欢迎给我指正

*狗血,OOC



“今年学生出奇的多,宿舍都不够用了,安排一个住你那行吗?”冯校长按着太阳穴一脸愁苦。

叶修点了点头,眼皮都没抬一下,目光专注的研究着手里的教案。

 

当晚,一个年轻人拖着行李箱站在叶修门前,礼貌的敲了敲门。

叶修在打开门的那个瞬间就被惊艳到了。年轻人长的很好看,剑眉星目鼻挺唇薄,整个脸庞仿佛雕塑一般的完美,简直就是造物主的宠儿。

 

周泽楷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也愣住了。

造物主似是特别偏爱他,让他如此轻易的遇见自己追赶了5年的身影。

收敛心神,嘴角漾开一个微笑:“请问是叶老师吗?我叫周泽楷,被安排住在这里。”

 

叶修还沉浸在年轻人的美貌里没有回过神来。听见对方开口,惊觉自己有些失态,掩饰的朝对方笑笑,将周泽楷领进了房间。学校分配的住房不是很大,叶修没想到人会来的那么快,还没来得及多添一张床。

困扰的挠了挠头,叶修转过身面对年轻人:“周……小周是吧?我可以这样叫你吗?那什么今天要不你睡床我睡沙发吧。明天带你去家具市场挑个床你看怎么样?”

周泽楷进了门之后就一直乖乖的跟在叶修后面,闻言他摇了摇头,将箱子放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开口:“不行老师,是我冒失了,我睡沙发就好。”

叶修哪能同意,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各不退让,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商量的就变成了两人一起在床上挤挤。

问题解决,叶修打了个哈欠,让周泽楷随意,拿着毛巾去洗澡了。

 

周泽楷人模人样的一件一件的将衣服从箱子里拿出来放进叶修特意给他空出来的半个柜子,心里早就乐开了花,等叶修关上了浴室门,他再也控制不住,一下扑到叶修的床上抱起被子深深的嗅了两口。

淡淡的沐浴露香。

周泽楷满足的在床上打着滚,听见浴室门锁被拧开的声音,动作迅速的恢复成刚才理衣服的样子。

叶修趿拉着拖鞋走了出来,拿毛巾在头上胡乱的揉了两下就想往床上爬。周泽楷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说:“老师,我帮你吹头发吧。”

被美色迷惑的叶修完全没有思考让一个刚认识的人帮自己吹头发到底好不好这个问题,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就递了过去。房间不大,叶修斜坐在床边让周泽楷在身后摆弄自己的头发,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周泽楷话不多,但左一个老师右一个老师叫的叶修直头疼,看着这个年龄和自己差不了多少的年轻人,叶修忍不住打断了周泽楷的讲话:“小周啊,我也就是个实习生,你这样老师老师的叫我很显老啊。对了你和我是同专业的吧?要不你叫我学长?”

周泽楷想了想,红着脸叫了一声:“前辈。”

叶修看着他红透的脸,不知为何自己也跟着害羞了起来,“唔”了一声算是应了。

 

周泽楷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叶修已经睡着了。他轻轻的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支起头打量起这个自己朝思暮想了多年的人。

 

叶修是H大的一个传奇。

18岁时他以优异的成绩保送至国内最高学府,不顾众人阻拦选报了非常冷门的考古系。快毕业时又以扎实的基本功和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被老教授直接推荐保博。

后来叶修时不时会帮老教授代代课,期间被上头选中前往某个墓葬参加修复挖掘。

那是个规模非常大的陵墓,占据了一整个山头,封土堆的又高又厚。里面的陪葬品很多,奁盒上的漆皮丝毫没有磨损,金饼和玉器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的漂亮的光。整个墓室因地质变迁而挤压在一起,发掘工作进行的很缓慢。

叶修在那边忙了近一年半,周泽楷就是在这个时候遇到他的。

周泽楷从小就对古文物非常有兴趣,那时他刚高考完,看见电视上正在播出这个考古的发掘现场采访,不知哪来的勇气头脑一热就叫上好友往墓穴发掘地去了。

结果自然是被拦在了外面。

叶修拿着资料往外走的时候就看见几个不算小的小朋友坐警戒线外望着挖掘现场发呆。

走到他们身边时,其中一个少年突然双眼放光的盯着他,露出了期盼的神情。叶修看得有趣,蹲下来问他:“你喜欢考古吗?”

少年轻轻的点了点头,目光移向了叶修手里的资料,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叶修朝他招了招手,也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见少年有些困惑的看着他时,便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给你看点好东西。”

少年乖乖的坐在叶修旁边,听着叶修给他讲解墓葬的发掘的过程和已出土的文物介绍,早就在心里埋着的种子仿佛施了水一般一下子破土而出。

而这个施水的人,只一次便也牢牢的印在了心里。

 

第二天叶修醒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上课去了。

看见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屋子和桌上摆放着的精致早餐,叶修有些感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了。

在感受完久违的晨间温暖后,叶修拿起教案翻了翻,稍作了一下修改,便换了衣服出门了。

 

来听叶修上课的人很多,几乎坐满了整个教室,周泽楷在门口观望了一下,拉低帽檐,尽量避开人群,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来。

叶修踩着铃声走进教室的时候就看见周泽楷身边围满了人,好看的眉正因不堪受扰而微微蹙着。碍于礼貌周泽楷不得不适当的回些语句,被众人簇拥的感觉令他有些局促。

叶修看的好笑,拍了拍讲台,成功的引走了大部分注意力。轻咳了一声,转身掩去笑意,然后打开投影仪,开始了今天的课程。他讲的很仔细,每段文字每幅图他都会引古铄今应用多个例子予以分析说明,让听课的人仿佛有种置身现场的错觉。

教室里很安静,叶修讲的专注,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那飞扬神采让周泽楷看的甚为痴迷。

叶修讲着讲着忽的察觉到一股炽热的视线似是在跟着他打转,不着痕迹的巡视一圈,在角落里找到了来源。

周泽楷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也不躲,依然直直的盯着叶修看。叶修被看的有些无措,对着那张好看的脸又发不起火,干脆继续讲课不再理他。

周泽楷看着叶修耳尖那一抹粉红,开心的笑了出来。

 

下课后周泽楷果断的打开后门跑了出去,引得教室里一堆早就蓄谋已久的男男女女直道可惜。

叶修笑着摇摇头,理完桌上的讲义,便也出了门去,被守在拐角的周泽楷逮个正着。周泽楷拉人拉的仓促,叶修一个受力撞在了墙上,吃痛的闷哼一声。周泽楷暗暗斥责自己鲁莽,手上赶忙去帮叶修揉撞到的地方。撞的不重,但耐不住事出突然,看叶修似乎是缓过来了,周泽楷默默的低下头说了声:“对不起。”

叶修话刚到嘴边,瞧着对方主动道歉了又把话吞回肚子里,只双手环胸一脸无奈的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挺心虚,不知道叶修生气没生气,支吾着叫了一声“前辈……”。

叶修觉得自己现在和强抢民女的恶霸似的,可是民女刚还让自己撞了墙。

叶修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好耐着性子等周泽楷说完。

周泽楷支吾半天,发现叶修好像没生气,鼓起勇气终于把想说的说了出来:“前辈,请你吃饭。报答。”

揉揉刚才撞到的地方,叶修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泽楷:“你就是这样报答的?”

瞧着犯规的脸蓦的皱起了眉头,叶修收起逗弄的心思,摸了摸周泽楷低垂着的发顶:“好了逗你玩的,走吧去哪吃?”

 

说是请吃饭,实际是周泽楷有意给叶修露一手。

早上打开宿舍冰箱的时候里面空旷的令人吃惊,看了看时间,周泽楷骑着小车去菜场兜了一圈,拎着各式蔬菜生鲜往里塞了进去。

 

叶修看着周泽楷熟练的操作着自打他住进来后就无人问津的料理台,说不震惊是假的。

漂亮的手指贴着刀切着片,执起菜勺在炉间翻飞,饭菜的香味令叶修肚子里的馋虫不可抑制的爬了出来,偷偷的在已经做好的菜上偷吃了一口。

好吃!

叶修的眼睛亮晶晶,弯弯的眯成一条缝,像只偷吃鱼了的猫。

 

周泽楷端着汤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叶修眼睛弯弯,笑容可掬的看着他。

稳住心神,布上最后一道菜,周泽楷坐在椅子上一脸期盼的等着叶修夸他。

叶修的心被蓦的触动了一下,绕过桌椅帮周泽楷擦掉因火气而热出的汗水,揉乱一头软毛:“小周,谢谢你。”

周泽楷自然明白叶修说的意思,笑眯眯的任叶修蹂躏。

叶修揉着揉着揉出了点意思,两只手不老实的往周泽楷腰上的软肉挪了过去。

周泽楷不怕痒。

叶修被成功反击。

叶修笑的四肢无力瘫在地上,毫无章法的躲着周泽楷的继续攻击,眼角不可抑制的笑出了生理泪。

“小……小周……我投降……我投降……别挠了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岔气,叶修捂住嘴猛地咳嗽起来。吓得周泽楷赶紧去倒了杯水,蹲在一旁给他顺气。

就着周泽楷的手喝了口水,叶修依旧一喘一喘的吐着气。

周泽楷看着叶修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云雨稍歇的情态,下体不由的胀痛起来。

努力将脑子里的想法赶跑,周泽楷将叶修扶回座椅,自己也跟着落座,有些生硬的说:“前辈,菜要凉了,快吃吧。”

 

洗完碗筷,周泽楷心生一计,可怜兮兮的问叶修能不能用做饭来抵些住宿钱。叶修尝了甜头,高兴还来不及,哪会说不,一个劲的点头好好好。

下午两人都没课,便一起去家具市场买了个可折叠的沙发床。毕竟房间大小有限,这样不会显得太过拥挤。

沙发要第二天送达,当晚,周泽楷又美滋滋的上了叶修的床,闻着两人身上相同的沐浴露味,陷入了安眠。

空调温度略低,叶修畏寒,睡梦中无意识的寻找着热源,滚进身旁周泽楷的怀里,挪了个好位置,又沉沉的睡去了。周泽楷眠浅,被叶修拱了两下就醒了,呆愣愣的抱着心上人瞪了一晚上的眼。

第二天叶修看着周泽楷的两个大黑眼圈,不解的问他怎么回事。周泽楷脸红红,说是楼下野猫叫了一晚上吵的他睡不着。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周泽楷对自己的特殊待遇叶修看在眼里,他也不挑破,就看着周泽楷什么时候露大尾巴。

 

这天老教授找到叶修,说有个墓葬被盗墓的掘了,还好周围村民发现的早,盗洞才刚打通那几个盗墓的就被抓了。上面现在需要一批人,指名道姓的要你去。另外还让我给再推荐几个,我把你们系那个长的特好看的给报上去了,他基本功和理论实力跟你当年也不堪上下,你看咋样?

叶修心想你报都报了我不咋样也得咋样了,看着老教授花白的须发,顺着他的意说了声好。

老教授人老精神好,又和叶修叨念了几句才走。

 

叶修回宿舍跟周泽楷说了这事,看着周泽楷兴奋的神色,觉得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小周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八点档般的台词换做是别人说可能周泽楷理都不理就走了。然而这是叶修说的,而且还是事实。

周泽楷并不打算隐瞒。

“是,5年前,XX陵。”

叶修回忆了一下,并不记得当时一起工作的人里面有周泽楷这么好看的,脑海中突的一跳:“啊!你是那个被拦在外面的小孩吗!”

见叶修想起不堪往事,周泽楷有些羞赧的点点头。

叶修觉得缘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敢情这小朋友都惦记我那么久了。

 

周泽楷对于他能去现场的这一事实表现的无比兴奋。

叶修托着下巴看周泽楷忙里忙外走进走出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行李箱被打开又合上合上又打开,叶修终于忍不住了,走到周泽楷边上轻轻踢了他一脚。周泽楷疑惑的抬起头,好看的面容因频繁活动而微微粉红,非常的秀色可餐。

“小周,不过是去趟墓葬而已,不用兴奋成这样吧?”叶修说的和回趟老家似的轻松。

周泽楷脸上止不住的高兴:“要的!现场!开心!”

叶修叹了口气,躺到床上眼不见为净。

 

盗墓者打洞技巧很好,直直的通向主墓室。考古队成员顺着绳梯鱼贯而入,周泽楷不复平时在叶修面前的放松,神情专注的观察着墓室四周。

这次的墓不大,但因山体滑坡等因素有一半都泡在了水里,未浸水处壁画保存的还算完好,陪葬坑里结着不知名的绿色晶体,影影绰绰的有些吓人。

叶修怕周泽楷摔倒,牵着他的手淌水而过。

两人相处一年有余,叶修对周泽楷的好看在眼里,默许了一些不太过分的小亲密。

考古队其他人觉得自己被喂了狗粮,纷纷调侃起二人。

叶修笑着回嘴,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的开心。

 

就在众人调笑之际,墓室突然震动起来,头上的穹顶摇摇欲坠。

众人纷纷跑到边角缩起身子。叶修见山体没有要停下的趋势,将周泽楷护在了怀里。周泽楷哪会愿意,轻而易举的就将两人姿势反了个个,用力圈住叶修止住他的挣扎。叶修平时疏于锻炼,一身力气哪里比得过周泽楷,心里气急,一口咬在周泽楷锁骨上。周泽楷吃痛,依然不放,坚决不让叶修受到一点伤害。

万幸山体震了一会便停了,没有人员伤亡,为了预防余震,众人迅速的撤出了墓室。

上到地面,接到总部命令,让众人先回去休息,挖掘工作暂缓。

 

返程的车上,叶修阴着脸不吭声。周泽楷心有揣揣但也有些不悦。一路无话。

回到宿舍,叶修在门口“呵”了一声,进了门后重重的将门甩上了。

周泽楷离他几步远,自然是听见了那声冷笑,在门口处理好情绪,跟着进了门,寻到叶修的身影,一把将他抱住。

叶修没有动,周泽楷看不见他的表情,也不管结果如何,他只知道这次如果不说恐怕以后都不会有机会了。

“叶修。”

叶修依然没有动,就那样支在那里。

“我喜欢你。”

“哦,所以呢?”叶修的声音很冷漠。

“不想你受伤。”

叶修回过头,一口咬在周泽楷唇上,力气大的出了血。

周泽楷不顾疼痛,托住叶修的后脑勺亲了上去。

血腥味在两人口中弥漫,原始的刺激令叶修有双腿些打颤。周泽楷吻得很用力,像是要把叶修嘴里的氧气全夺过来似的不停吮吸,直到叶修喘不过气了才松开。

 

叶修气还没消,愤愤的盯着他。眼睛红红的像是小兔子,直往周泽楷心里蹦。

叶修也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但他实在忍不住。

早年求学路看似一帆风顺,其中的成就哪一分不是他拼尽全力辛苦取得。同学的嘲笑,家人的阻挠,若不是他心志坚定多半早已半途而废化作提线木偶仍人摆布。就在一切步入正轨后周泽楷突然闯进他的生活。细心的照顾默默的付出从不抱怨一丝一毫。人心都是肉长的,叶修不傻,他都明白。当年他拉周泽楷的那一把又哪里值得对方这样无私的对待自己。

栽了便是栽了,他认了,可是他不允许周泽楷这样牺牲自己。

周泽楷又怎么会不明白叶修在气什么,他也有气。只不过他们两人可以说是半斤八两谁也好不过谁。叶修心疼他,他也心疼叶修。两人总有一个要先服软,既然叶修难过,便让他来吧。

 

“前辈,对不起,你看看我?”

“不看,你有什么好看的。”

“我不好看?”

“你插诨打科!”

“真不好看?”

“脸好看,人不好看。”

“那你看看我。”

“不看,你丑。”

“叶修。”

终于肯抬头看他了。

“我喜欢你。”

“唔,我也……”

嘴唇再一次被吻住,周泽楷将叶修未说完的话吞下,笑着藏进了心里。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131 )

© 喵呜呜 | Powered by LOFTER